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活埋大清朝笔趣-第441章 反清復明?不,我要反清復元!(求月票,求訂閱)展示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大蒙古虎敦兔汗林丹巴图尔的孙子,大清太宗皇帝皇太极的外孙,大周少总统吴应熊的外甥,大清察哈尔札萨克旗的亲王孛儿只斤.布尔尼,是一个长得相当靠谱的蒙古青年,高大、结实、五官端正,笑起来非常敦厚。
这个时候,他正在金顶大帐里面念经,身边陪伴他的只有三个喇嘛——其中两个是真喇嘛,还有一个是高仿喇嘛。
两个真喇嘛一个叫阿杂里喇嘛,一个叫僧格浑津喇嘛,都是布尔尼的心腹,同时也是他的老师。
而那个高仿喇嘛,则是布尔尼的父亲阿布鼐和姨夫吴应熊的故交杨起龙了。
張賢與徐賢 黑色頭髮的天使
杨起龙这人还真是够长袖善舞的,连布尔尼的线也能搭上,而且现在还成了布尔尼的座上宾。
不过他为了成为布尔尼的座上宾,可是破费了不少财货的……要不然布尔尼也不可能带着将近一万帐蒙古人在这个冬天跑到张家口外安营扎寨。
在原本的历史上,布尔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拉扯起几千个不是太勇的蒙古勇士,结果让鄂札、图海率领的几万包衣奴才灭了个干干净净,本人也被一箭射杀。
而这一回,得到了杨起龙提供的价值二十万两白银物资援助的布尔尼算是雄起了。
不仅将自己亲临的察哈尔札萨克旗的几千帐牧民都带到了张家口外的草原上,而且还从张家口外的察哈尔右翼四旗中募集了超过两万名蒙古勇士!
这个世界有点诡异 再入江湖
另外,在杨起龙提供的黄金收买下,察哈尔都统晋津,在察哈尔各部地盘上游牧的喀尔喀蒙古的王公垂扎布,还有原本属于察哈尔八部之一的奈曼旗郡王札木禅等人,都已经投靠了布尔尼。
甚至有几个领着从察哈尔左翼征调来的兵丁,驻扎在张家口内宣府城蒙古台吉,都被杨起龙的黄金给收买了。
当然了,到目前为止,真正知道布尔尼心思的人并不多……大部分察哈尔旗的牧民和察哈尔右翼四旗(察哈尔旗是布尔尼亲领,察哈尔左右翼八旗是满清朝廷掌控)的勇士,都只知道布尔尼王爷要入关去帮大清皇帝打仗,顺便在汉人生活的土地上狠狠地抢上一把!
这可是大家伙做梦都想的好事儿啊!
打赢打输都是康麻子皇帝的事儿,他们蒙古人只管抢,大不了抢了就跑……
而更接近真相的杨起龙、晋津、札木禅、垂扎布等人,则知道布尔尼想要加入眼看就要成功的“反清复明”或“反清拥周”。
总之,反清是一定的!
流浪陨石 小说
至于最后拥护谁,那就看谁能在清失其鹿后的逐鹿之战中胜出了。
不过布尔尼真正的心腹,包括他的弟弟罗卜藏,他的两个老师阿杂里喇嘛和僧格浑津喇嘛却知道,这位虎敦兔汗的孙子是有雄心壮志的。
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大明或是大周皇帝册封的察哈尔王……他想要当蒙古大汗!
这是他老爸阿布鼐传给他的理想,而为了完成这个理想,自从他懂事时起,他每天都非常努力的练习骑射和念经…….唔,念经也是很重要的!
现在的蒙古可不是成吉思汗那会儿了,那时候蒙古人“只识弯弓射大雕”。而如今的蒙古人,则迷信黄教。
据布尔尼所知,在康熙十年初击败两个兄长,成为准格尔部台吉的噶尔丹,就是因为念经念得好才获得胜利的。
从噶尔丹的成功当中吸取到了宝贵经验的布尔尼,就成了个虔诚的佛弟子,每天都花费大量的时间念经。
而且很快就念经有成,得到了佛祖的保佑——要不然怎么会有一个喇嘛装扮的杨起龙给他送了那么的援助?要不然康熙皇帝怎么会突然昏了头,接二连三的派人来给他传旨,一会儿让他赶紧在张家口集结五万骑兵,一会儿又让他立即入关呢?
想到这里,布尔尼就暂停了诵经,转过身冲着已经快要睡着的杨起龙喇嘛嗯咳一声:“杨法师,和您说个事儿,就在昨天晚上,大皇帝派御前侍卫前来传旨,命本王立即率领集结于张家口内外的察哈尔旗、察哈尔左右两翼的骑兵南下至河南省开封府境内待命!”
“什么?”杨起龙一听这话马上来了精神,“康熙他……啊,是吴三桂出兵了!
康熙这是病急乱投医了……驻北京的八旗新军已经开走了。现在北京城内就只剩下了巡捕三营的绿营兵和八旗的老弱妇孺。
王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布尔尼笑道:“本王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根据康熙的旨意,本王率领的五万蒙古骑兵是不得进入北京城的。北京城内虽然只有几千绿营兵,但是北京城池坚固,城上又遍布火炮。而我的察哈尔勇士连火枪都没有几支,火炮更是一门都没有,根本不可能打下北京城。
不知杨法师可有破解之法?”
杨起龙一脸的兴奋,点点头道:“当然了!贫僧在北京城外还有点力量……可以使个计谋让这些人混进北京城。
另外,康熙不让王爷的大军入城,恐怕不会不让王爷兄弟二人去北京探望老王吧?”
他说的老王就是林丹汗的小儿子阿布鼐,阿布鼐在当上了察哈尔旗的王爷后对大清朝非常不满,做梦也想恢复蒙古往昔的荣光。
结果被康熙皇帝抓去北京软禁起来了,而布尔尼则在父亲被抓后继承了王位,当了察哈尔的亲王。
也许在康熙看来,布尔尼应该感谢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抓了他爹,他什么时候才能当王爷?
可布尔尼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把这事儿看成了奇耻大辱!
黄金家族的嫡系,成吉思汗的子孙,你们说抓就抓,说废就废,真是太屈辱了!
“当然!”布尔尼道,“本王和罗卜藏带领少数亲兵入城还是可以的……最多也就是几百。”
“足够了!”杨起龙道,“到时候王爷和罗卜藏台吉先带人入城当内应。同时再派蒙古骑兵去城外的几处旗庄抢劫……贫僧自有办法可以助王爷破城!”
他顿了顿,问:“破城之后……怎么办?”
布尔尼年轻的面孔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道:“破城之后,城中的旗人和旗奴子女,还有金银财宝都归我,北京城归你……你要献给谁都行!”
杨起龙又提出要求道:“王爷还得借我三千蒙古铁骑!”
“一言为定!”布尔尼笑道,“给你用三个月……可够了?”
“够了,足够了!”
布尔尼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就开拔启程,入北京!”
“好!”杨起龙大喜,“入北京,反清复明!”
……
同一时刻,在北京紫禁城的慈宁宫内,满头白发的布木布泰大妈正坐在炕上唉声叹气。
她的孙子恭亲王常宁则站在边上伺候着,看见老奶奶一个劲儿叹气,就好奇地发问:“皇祖母,您一个劲儿的叹气,是不是想念我皇兄了?”
老奶奶没好气儿地说:“我才不想你那个倒霉哥哥呢,我在想我的多尔衮呢!”
“您怎么想他呢?”常宁有点哭笑不得,“他可大逆不道啊!”
“哼!”布木布泰哼了一声,“他要是还活着,国势何至于如此?何至于病急乱投医,还让林丹巴图尔的孙子带兵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