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長夜餘火笔趣-第二百章 各自的夢想(本部完)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拆下桌上电脑的存储设备,走出有“红色”窗口的那个房间后,商见曜侧头看了看周围紧闭的木门。
他没尝试着去打开,收回视线,跟随提着墨绿色帆布背包,穿着军用外骨骼装置的蒋白棉,沿楼梯一层层往下。
等他们返回至吉普旁,龙悦红和白晨也收到了归队的信号。
过了一阵,车辆里,坐在副驾位置的龙悦红终于看完了卢复兴留下的那封信。
他由衷感叹道:
“还好我们没去仁惠医院植物人康复中心,要不然很可能团灭,呃……”
他“呃”是想到格纳瓦未必会死。
总之,仁惠医院植物人康复中心的恐怖程度超越了他的想象,仅是进入不同的房间,就有可能遭遇不同的危险,而且看起来没有防备的办法。
对于龙悦红的感叹,蒋白棉轻轻点头道:
“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因祸得福。”
虽然她和组员们都非常重视仁惠医院植物人康复中心,认为那里的危险程度胜过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将它放在了最后去探索,但看完卢复兴留下的那封信后,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可能遭遇的风险。
仅仅只是推开木门,进入一个房间,就有可能疯掉、变成植物人、罹患“无心病”、冲动的自杀,而事前毫无预兆,侦测不出异常!
这对任何一个团队来说都无比恐怖。
哪怕“旧调小组”有“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有非碳基生物的智能机器人,有做过基因改造、生物义肢移植的强大人类,到了那里,也大概率得在付出一到两条生命后才能发现问题。
当然,蒋白棉怀疑不同房间的异常与相应的“新世界”节点有关。
它们连通的是“新世界”不同所在,自然产生的效果不一样。
而“旧调小组”拥有“六识珠”和“生命天使”项链这两件可以感应到“新世界”节点的道具。
也就是说,“旧调小组”还是有一定可能提前察觉到问题,规避掉那些危险房间的,只不过蒋白棉对此没太大把握,毕竟她也没法确定仁惠医院植物人康复中心的本质问题是不是出现了多个“新世界”节点。
那种危险的环境下,一旦预判出错,不是那么回事,团灭真有可能发生。
短暂的沉默后,翻完了所有文件的蒋白棉做起总结:
“目前看来,所有线索都指向了第八研究院。
“他们在旧世界毁灭前,广泛搜集植物人,做一个非常危险的实验,似乎在触碰神灵的禁区。
“这很可能带来了‘无心病’的爆发,导致旧世界的毁灭,而他们这个组织同时遭受了某种影响,成为了黑暗的走狗,力图抹去相应的线索。
“他们的2号基地似乎是一切问题的起源,如果范文思、李锦龙的儿子李辉,还有江筱月被转移到了那里的话。”
商见曜一脸沮丧地回应:
“可我们不知道第八研究院究竟藏在哪里。”
说完,他侧过脑袋,望着格纳瓦,充满期待地问道:
透視 之 眼
“老格,真的不能从弹道轨迹推算出第八研究院具体的经纬坐标吗?”
“如果搜集到的数据足够多,是可以的,但当时发现得晚了点。”老实的格纳瓦浇灭了商见曜的希望。
蒋白棉跟着说道:
“而且,我怀疑导弹基地和第八研究院本部应该不是同一个地方。
“正常的研究院在修建时,哪会弄那么多导弹发射井?
“合理推断是,旧世界毁灭后,第八研究院掌握了几个秘密的导弹基地,圈养了一大批人维护。
“嗯,那些导弹基地的防护措施也许更严格,不排除第八研究院后来将本部迁到了类似地方的可能。
“我们接下来调查的方向就是弄清楚第八研究院在哪里,然后让公司、让‘救世军’围起来绞杀。
“不过嘛,在此之前,需要先回公司休整,搜集更多的信息。”
“是啊是啊。”龙悦红第一个赞同。
“那这些文件和遗书呢?”重视感情的商见曜关切问道。
蒋白棉点了点头:
“我本来想的是多待几天,这边发生了导弹打击事件,临近这里的‘救世军’观察站应该有所察觉,到时候,‘救世军’多半会派队伍一路搜查过来,寻找异常点,把东西交给他们就行了。
“但我们车上有那枚核弹头,在这种敏感的地方和‘救世军’相遇也许会出问题。
“所以,现在就返程,找机会把文件都影印一份,然后在离开‘救世军’势力范围时,把这个背包连同里面的文件、遗书都交给丁苓。”
“我觉得这个方案挺好的。”白晨发表了意见。
商见曜想了想,叹了口气道:
“只能这么办。”
蒋白棉没再啰嗦,对开车的白晨:
“现在就返程。”
随着吉普逐渐远离台城,蒋白棉忍不住侧过脑袋,望向窗外。
那座旧世界的遗迹已经真正成为了废墟,大量建筑坍塌,只部分幸存下来,仿佛树立于坟场的一块块墓碑。
夏天的风吹过,在冰原这个环境下,温暖平和,炽热不足。
…………
经过许多天的跋涉,那些“苦行部”僧人跟随帕兰迦一步一步走到了台城附近。
望着坍塌的一栋栋楼宇和燃烧后留下的一处处焦痕,他们良久地静默,一动不动。
过了好几分钟,帕兰迦长叹一声:
“预兆已现,大劫将至。”
…………
“救世军”和“最初城”的边界线上,云山那条破破烂烂的公路内,蒋白棉开着吉普,在人工智能导航商见曜的帮助下,往崇山峻岭之外而去。
“怎么把背包给丁苓就走了?”商见曜为不能留下蹭饭深表遗憾。
蒋白棉“呵”了一声:
“我可不想看别人悲伤的样子。”
诚实的商见曜经过深思熟虑道:
“确实,这不够礼貌。”
后排中间的龙悦红握着白晨的右手,探头望了眼前方:
“接下来就一路直奔公司?”
“对。”蒋白棉点了点头。
当然,途中肯定会多次补充物资和电量,要不然他们撑不回“盘古生物”。
“到时候,老格你就留在野草城或者黑沼荒野哪个地方,看住那枚核弹……”蒋白棉絮叨了起来。
格纳瓦未提出异议:
“没问题。”
商见曜连忙叮嘱了两句:
“一定要看好啊!
“将来说不定哪个场合就能派上用场。
“这次没把它消耗在炸掉台城第一高级中学和仁惠医院上,以后可以给某些人一个惊喜。”
怎么感觉你很遗憾?蒋白棉腹诽了一句。
闲聊中,龙悦红突然期期艾艾地说道:
“我昨晚和小白,和小白商量过了,等回了公司就去秩序督导局登记,然后在家里请亲戚和朋友吃饭。
“组长,你能来吧?”
至于商见曜,有这种又能玩又能蹭饭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龙悦红也不会不请他。
蒋白棉一边开车,一边笑了起来:
“我得考虑送你们什么礼物了。”
“不用礼物。”白晨说道。
“是啊是啊。”龙悦红附和道。
接着,他再次感慨:
“这就跟做梦一样……”
商见曜嗤笑了起来:
“这就是你的梦想吗?
雖然不能在天上飛
“找个对象,组成家庭,生几个孩子,每天都能吃肉?”
“是啊。”龙悦红虽然不好意思,但还是勇敢承认了。
商见曜没为难他,回头望向白晨道:
“那你的梦想呢?”
白晨组织了下语言道:
“有可以托付后背的同伴,有可以手牵手一起面对死亡的伴侣。”
龙悦红握着她的手连忙紧了紧。
商见曜顺势看向格纳瓦:
“老格,你的梦想呢?”
格纳瓦眼中红光闪烁了几下道:
“我已经对什么是人有了一定的认知,接下来就是寻找作为人类的意义。”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他又询问起蒋白棉:
“你呢?”
“我?”蒋白棉笑了一声道,“当然是弄清楚旧世界毁灭的原因和‘无心病’的起源,找到消除悬在人类头顶那把利剑的办法。”
商见曜收回了视线,自顾自说道:
“至于我,梦想是……”
“没人想问你!”蒋白棉好气又好笑。
商见曜挺直腰背,强行说完:
“拯救全人类!”
蒋白棉白了他一眼,按开了放在旁边的、征用来的蓝底黑面小音箱。
她最近几个月常听的那首歌响了起来: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注1)
歌声中,吉普驶出了云山,前方是一望无际的荒原。
(第五部完)
注1:《爱的代价》,李宗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