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妖女哪裡逃討論-第八二八章 衆叛親離鑒賞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燃灯震撼之刻,南极长生大帝却是声势万钧。
她将那白虎碎灭,就又向李轩方向轰下了成千上万的雷霆剑气,还有无量雷霆汇成了磅礴雷浆,一条条的往李轩轰击照射。
虽然她的法准力量,已经被李轩的浩气压制。可此时那每一道剑气,每一道雷浆,都能夷灭数百里范围内的一切生灵。
李轩则毫不在意的抬手一挥,将六合诛仙剑图显于身侧,将那轰打过来的剑气雷浆都吞纳进去。
以剑图中的‘正反六合诛仙剑气’,将之斩杀磨灭。
不过此时更具威胁的,还是南极长生大帝的生死之法。。
李轩感觉自己的一半身体已陷入衰亡,另一半身体则在膨胀变异。
他毫不犹豫,就引动了大日星宫,使得无量的昊阳之力降临于此。
配合他的观想法《聚变核炉》与中子金身,整个人就如同大日王阳,散出无垠无尽的炎热之力蒸发一切,也将南极长生大帝的生死之法强行排斥。
而就在李轩身后的白虎之形再次成形,李轩就又毫不犹豫的再次以琉璃浩气提纲挈领,凝聚万军之势往燃灯方向一抓。
“放肆!”
燃灯与南极长生大帝的眼中,都同时现出惊怒之意。
此时二人都略生悔意,之前过于保守,未能携神宝本体降临凡世,以至于让这竖子在他们面前如此放肆!
弥勒佛也不禁感慨:“玄黄大帝真是气魄惊人!”
只凭此战,他就承认李轩拥有与诸天帝君并驾齐驱的资格。
他随后抬手一指,那巨大白虎就在即将冲杀至燃灯身前之际溃散消失。
这是他的圣天法准‘空坏’,可以使得任何力量,任何事物,都陷入空坏之境。
大司命看着李轩的琉璃浩气,眼神也晦涩莫名。
她想这个天地间的唯一变数,是真正成气候了。
虽然此子的修为还仅是小天位,可借助其一身威权神力与儒家当代圣人的名位,竟然能单人独力,与三位帝君降临的真灵法体正面抗衡。
尤其那个‘理’字,镇压诸法,使得两位佛的‘未来’,‘空坏’,‘丈量’,‘镇压’,‘无量’,‘燃烧’,‘生死’,‘雷霆’等圣天法准,全都陷入到了凝滞境地,打落入圣天以下。
而其麾下的几位极天,诸多上位神将,此时竟都还未出手。
不过大司命并无多少忧意,今日降临此地的还有包括燃灯,弥勒与南极长生大帝麾下的众多神佛。
其余如观世音,文殊等等佛门巨擘,也承诺了会在合适的时间降下真灵。
他们的力量,足以牵制住李轩的诸多部属,也足以让李轩万劫不复。
“还请帝君与二位如来再将之镇压片刻!”
大司命的眼眸中现着清冷光泽:“此子以权生威,以威固势,以势建法,以法为理,几乎都是仰赖外力。可至多半个时辰,他的权也好,他的势也罢,都将在这里冰消瓦解。”
——只需李轩的权,威,势,法,理任意一种崩塌,此人拥有的力量就将全灭崩溃。
而此时在李轩的身后,少司命源太微为李轩的神通大法震撼失神之际,也微微蹙眉。
源太微已看出她那位长姊的图谋。
她的胜算,在于那五十余万不死不灭的大秦阴军。
在始皇陵范围内,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之击退。
李轩手中那十八万天兵甲士,迟早会在它们的冲击下灰飞烟灭。
她不明白罗烟等人,为何还在袖手旁观?
这样拖延下去,形势只会越来越不利于己方。
“汾阳郡王,你——”
源太微的语音才出,罗烟就笑着转头看她:“少司命只管安心帮我们破解禁阵即可。李轩为今日一战谋划了将近半年之久,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输,少司命如果实在放心不下,那就及早帮我们取到《金阙天章》。”
始皇陵内禁法森严,杀机暗伏。哪怕以李乐兴的符阵造诣与卜算之能,也无法独力破阵。
他们必须借助源太微的血脉,降低始皇陵外围禁阵的抗力。
源太微则唇角微抽,她想《金阙天章》才不是你们的。
不过此物本是始皇帝召集众多练气士,熔炼天地人三书的众多碎片而成就。
此物是‘天律’的化身,也是始皇帝为自己日后登临天帝大位,准备的‘台阶’。
可她的父皇陨灭多时,《金阙天章》已然无主。
这件强大的神宝,只会自发依附这个天地间最具权势者。
此物一旦出世,只怕是到不了她的手中。
且李轩与她有言在先,说他只是为凡界生灵暂借此物,等到金阙天宫还清欠债之后再行归还。
还说租借期间,金阙天宫的一应封神事宜,天律惩戒,都可一切照旧,还可免去五百万银元的年息。
这言下之意,是准备将《金阙天章》当成抵押物了。
醫痞農女:山裡漢子強勢寵 小說
源太微再怎么不愿见此物落入旁人之手,也无可奈何。
她决定今日事后就想办法开源节流,把那高达三点二万万的欠债尽快抹平。
而在安抚好源太微之后,罗烟就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眼前的战局。
她袖中的双刀,其实早就跃跃欲试。
不过今日李轩不愿他们插手此战,自然有其缘由。
李轩的琉璃浩气,早就到了触摸极天的境地。
只需临门一脚,就可凝练出他的第一种极天法准‘真理’。
却李轩毕竟底蕴太浅,这一步迟迟无法迈出。
而既然内炼无法,那就只能仰赖外力了。
今日这一战,李轩正欲借助南极长生大帝与两位佛陀的圣天之法,一窥法准之妙!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燃灯,弥勒都已先后了悟李轩的意图。
南极长生大帝那俏丽的脸上,更是气得脸色青紫。
“有意思,竟欲借我三人之力来证你之道。闻某平生所见狂悖之人,以你为首。只是,我恐你今日消受不起!”
她抬手就是一对铁鞭,在半空中化作两条黑白二色的巨龙,往李轩的头顶猛力砸下!
而这铁鞭之内,蕴含着她第三门法准‘阴阳’,竟也接触到了圣天边缘。
不过这铁鞭,还未到李轩的头顶,就被一道金色的雷霆轰碎。
大司命认出那雷霆,竟是从旁边的窟洞之内闪逝出来,源自于始皇陵封土之内的《金阙天章》。
李乐兴等人挖掘出的洞窟,已经距离她埋藏《金阙天章》的方位极近,已经只有不到六丈的距离。
这件强大的神宝,已经能初步呼应李轩的力量。
大司命暗暗焦躁,转头看向了远处的大秦阴军。
然后她就微微愣住,发现那五十余万阴军,竟然都被李轩的天兵甲士,牢牢的阻拦在三里之外。
它们竟如遇雷池,无法跨越哪怕一步!
这怎么可能——
大司命难以置信,她不相信这五十余万不死不灭的强大阴军,冲不溃李轩的强大防线。
当她凝神细观,随后面色就一片煞白,毫无血色。
她发现李轩麾下的那些火炮射速,竟是快到让人发指!
那五十七艘太虚战舰,两千七百多门火炮竟在以每六十个呼吸接近七发的速度,持续的对地面开火。
那射速之快,超过大晋制式架退火炮的三倍!
且这些火炮还明显留有余地,大司命感应到那些火炮的炮手,竟都是游刃有余的状态。
炮管的温度,也一直都保持在正常的水准。
在那些天兵甲士的后方,还有着三个火炮阵地,接近一千门造型奇异的火炮,同样在喷吐火舌。
它们的射速更加惊人,竟达到了六十个呼吸内十二发的水准。
射程也很惊人,这些火炮摆在战线后方十七里,却能遥空轰击二十一里外的秦军阵列,形成密集弹幕。
那些锥形的金属炮弹一旦在秦军阵列中炸开,就立时迸射出无量的光热,还有成千上万枚篆刻符文的破片,将那些大秦阴军全都撕碎。
这令那看似强大的五十余万大秦阴军,始终都无法前进,在死亡与再生中循环。
原本严整的阵型,也始终都处于支离破碎的状态。
此时它们哪怕再前进一里,都能以密集的箭雨将敌阵撕破。
可这短短的一百三十丈距离,它们就是没法跨越。
大司命遥望着这一幕,只觉自己的心脏已被寒封。
一个前所未有的认知在她脑海里面生成——当今的时代,果然与往日不同了。
“本王的军势,看来一时半刻之间是垮不了。”
李轩神色淡漠,凝望着眼前的几位:“人力必有穷尽之时,而我麾下甲士的枪弹炮火,也非无穷无尽。这次我只携来炮弹二百五十万发,已消耗了大约十分之一,剩余的部分,则足以支撑三刻时间,而如今金阙天章出世在即。”
他又把目光转向了大司命,眼眸里现着讥诮之意:“如果大司命没有其它手段,那么这本金阙天章,朕就笑纳了!”
大司命脸色铁青一片,她心念急速转动,筹谋着破局之法。
剩下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紫微宫主问是非手中的‘千秋笔’。
需以问是非投入他的所有命元,或可逆转今日的胜负。
问是非的修为,自然是无法书写出李轩这位‘玄黄大帝’的未来,却可撬动此战双方的天平。
比如让那些甲士的部分枪炮哑火,甚至炸膛,又或令李乐兴对法禁的破解推算出现谬误。
大司命却舍不下这份长达千年的师徒之情。
不过这犹豫只是霎那,大司命的眼中,就现出了决然之意。
“是非——”
大司命的神念,直接传达到二十余里外,位于秦军阵列后方那问是非的元神之内。
“使用千秋笔的时机已至,还不出手?”
紫微宫主问是非则是面色青白变换,他最终一声叹息,就直接拿起了千秋笔,在手中的书卷上疾书。
旁边的白虎宫主史天泽凝神细望,发现这一行字是‘十个呼吸内,问是非毫发无伤’。
史天泽不禁微微颔首,心想这是对的。
在动用千秋笔撬动战局之前,必须先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帕秋愛麗・聖誕節
可接下来,他却见紫微宫主问是非竟飞空而起,直往李轩的方向飞空而去。
“是非?”史天泽不禁一阵发愣。他已经意识到问是非想要做什么。
“孽障!”
大司命也已经意识到问是非想要做什么,她直接一指,一道蕴含天律的剑气,直往问是非轰斩而去。
不过这剑气在半道就被源太微阻截,她一声冷笑:“姐姐难道还不知反省?似你这样的做法,岂能不众叛亲离?”
弥勒与南极长生大帝也意识到了危险,纷纷抽出余力,意图将问是非遥空击杀。
可此时那‘千秋笔’却灵光闪耀,激发出一股强大的法准之力,护持着问是非不为外力所伤。
他最终来到了李轩的前方,将‘千秋笔’奉于自己身前。
“陛下!问是非今将此物献上,只愿陛下能护佑凡界,人道大昌。”
李轩毫不客气的抬手一招,就将那千秋笔一招拿在了手里。
他不由哈哈大笑:“诸位,你们还要观望到什么时候,现在如再不动手,那么之前一应盟约就此作罢!”
于此同时,他手中的千秋笔在虚空中疾速书写出了两行字。
——燃灯佛降世真灵必陨落于此!
——南极长生大帝降世法体必为我所擒!
就在这一瞬,整个天地都为之大变。
弥勒佛一声叹息,直接将未来之力转动,施加于这片天地之间。
他拟定的‘未来’,是未来的一百个呼吸时间内,任何佛与帝君的真灵,都无法从凡世脱离。
而整个始皇元封内外,则出现了无数的梵文,无量的梵力,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封锁凡界内外!
于此同时,罗烟已经手持着‘光痕刀’,与李轩一同化光而起。
这对‘天击地合阳阳神刀’只一个对穿,就将燃灯佛的真灵法体当场轰碎!
这位佛陀的脸上,则满是错愕与不敢置信。
而附近的大司命与南极长生大帝,却是神色茫然,她们不解这局面为何就生成了这样的诡异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