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彼岸之主笔趣-第035章 質問看書

彼岸之主
小說推薦彼岸之主彼岸之主
洪水消弭,八百里金沙河化为三千里金沙河,不仅长度倍增,而且,宽度也倍增,足以容纳数十艘大船一起通行,连绵三千里,水流不断,龙渊湖不再是金沙河的源头,而只是一道入水口而已。依旧为金沙河提供水源,只是,这并非是唯一的水源地。拥有水脉,衍生灵泉,灵泉汇聚天地灵气,自然而然就能孕育出源源不断的泉水,涌入河道,保证河道不会枯竭。
但河道变动,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尤其是现在,对于无数百姓而言,更是做梦一般,完全无法相信,比做梦还要神奇。
先是看到灭世大洪水,看到一场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看到的顶级强者大战,更是亲眼目睹,一条真龙陨落,看到自己熟悉无比的金沙河,竟然就在眼前,一下子发生改道的情景,连绵不下三千里。贯穿山川平原。这是可以福泽无数生灵的创举。可以让多少百姓活命,能够诞生多少良田。
能够浇灌出多少的粮食。多少人可以凭借着金沙河,让生活得到改善,让命运得到改变。金沙河内的金沙,就能给人改变命运的机会,还有河中的鱼虾,这些都是财富的来源,生存的基础。
“河神万岁,河神万岁啊。”
“这才是我们供奉的好河神,竟然能为了我们对抗那么可怕的大洪水,在这山上我可是看的真真的,那洪水是真的可怕,已经有城镇被淹没了,洪水下,房屋倒塌,城墙都被冲垮,真的是惨不忍睹,这要不是提前得到消息,我们恐怕早就死在洪水下了,哪里还有现在。”
“河神仁慈啊,河神慈悲,从此以后,我一定要请来河神画像,日夜祭拜,早晚香火不断。这是活命之恩,果然,这才是真正的神祗。“
“洪水退了,下山,拜河神喽。”
一座座山头上面,密密麻麻的百姓,看向下面那条金沙河,眼中流露出的,都是一种近乎狂热的目光,哪怕是原先对河神并没有信仰的人,在这一刻,早就变成虔诚的信徒。亲眼目睹河神为了保住他们周边的百姓,亲自与一尊真龙搏杀,打的血染江河,那一幕幕,早就铭刻在灵魂上,记忆中。
早就打定主意,要将河神,当做是自己一生的信仰,永不更改。
这就是人前显圣,这就是民心所向。
三千里金沙河,带来的变化太大了。
洪水退去,大批民众百姓纷纷下山,返回自己的故居,一番动作后,各处村寨城镇纷纷开始恢复原先的热闹,在金沙河边,一座座河神庙香火瞬间鼎盛,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盛。每天都是大批的百姓前往祭拜。
而且,河神庙已经改名了,直接改成河伯庙。
有人族修士说了,河伯比河神权柄更高,实力更强,是真正的金沙河之主,河神会更替,河伯只要不死,没有人可以取代。亲眼目睹过庄不周战力的百姓,更是将之信奉为真神,越加的虔诚,河伯之名更加响亮。
时间一晃,就是三年过去。
三年中,金沙河的变化,自然而然的已经被整个八荒界所接受,在头一年时,不断有宗门修士前来金沙河,甚至是递上拜帖,想要与庄不周亲自见面会晤。可惜,都没有得到允许,进入金沙河。
那些来访者也没有硬闯,亲眼目睹过黑龙王陨落的画面,面对金沙河谁敢硬闯,那是老寿星吃砒霜,嫌自己命多。谁都不敢强闯金沙河,但金沙河并不禁止修士进出。
金沙河达到三千里后,水脉大涨,蕴含的天地灵气更加浓郁,让整条金沙河中蕴含的灵气,远超之前的十倍不止,成为一条真正的灵河,河中,开始孕育出大量的天材地宝,比如,原先只是黄金品质的金沙中,开始出现金岭砂,这是一种可以用来炼制法宝神兵的金属性材料,平时炼器时,随便加入一粒,都能增加神兵的锋利度。
在金沙河内如今却孕育出了金岭砂,当然,数量不多,要想打捞,同样困难,捞金客在这里,整条金沙河中,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出几粒金岭砂。随便一粒,就可以价值千金,值得重金收购,有人打捞到后,立即就一夜暴富,过上富裕的生活。这一点,致使捞金客在金沙河中,数量以十倍激增。
多少人怀着一夜暴富的梦想走上这条路。
可惜,死在这条路上的人,同样不在少数。
金岭砂只是其中一种,在河中孕育出一种灵鱼,叫做金鳞鱼,水脉吞噬龙魂,得到的好处极大,其中有一丝龙气就融入到了一群鲤鱼身上,这群鲤鱼发生异变,身上鳞片全部化为金色,身躯变得修长,直接化为灵鱼,不仅具有强大的灵性,还具有了一丝龙之血脉,若是有机会越过龙门,完全可以蜕变成龙种。
当然,这种可能性不高,金鳞鱼却是顶级的食材,经过灵厨烹饪,可以大涨气血,壮大自身修为法力,而且,口感极佳。在出现后,就成为大批修士最喜爱的一种顶级美食,能品尝一次,那都是回味无穷。
若是有打捞到一条金鳞鱼,嘿嘿,立即就能过上富裕的生活,成为富贵人家,这一点,绝对不是开玩笑。
如这样的天材地宝,在金沙河内,还有很多种。
庄不周没有禁止修士采集这些天材地宝,也让金沙河附近,随着时间的推移,汇聚着大量的修士,其中大部分都是散修,这里的天地灵气比其他地方强盛,完全是修行的好地方,当然那些散修不会错过。甚至有些直接就在金沙河附近建立自己的道观,山庄等等,作为修行宝地。
焚天法師 小說
总之,每天,金沙河周边都在发生变化。
三千里的金沙河,已经是八荒界内,最顶级的江河。
………………….
此刻,金沙水府。
如今的水府,变得更加的巨大,里面的宫殿,建筑,真正有了一座水府的模样,水府中,赫然能看到,大批虾兵蟹将镇守,一名名样貌出众的侍女在水府中来回,手中捧着各种珍稀的灵果,脸上带着轻松之色,身上似乎看不到任何的妖气,反而有一种灵气,第一眼中,谁都不会将她们看成是妖魔。
水府,坐落在水脉之上,本身就是金沙河中灵气最浓郁之地。
如今,水府内,赫然不是无人,能看到,正殿内,庄不周赫然端坐在上方,殿内,竟然坐着好几道身影,仔细看去,并不是水府中人,其中两位,俨然就是薛道人与云雀,另外几道,其中一名,身穿月白长袍,端坐在座位上,也能看到如同一口绝世神剑展露着锋芒,随时都会劈斩而下。
这不是别人,真是玄天剑宗中的八大峰主之一的悬剑峰峰主。
还有其他两大宗门,莲花寺的三大圣僧之一的琉璃圣僧。合欢门的长老月光长老。这些都是在金沙河附近的宗门。此刻汇聚在这里,能看的出,气氛并不是很融洽,其主要的,还是来自悬剑峰主。
三年前庄不周那一棍,可是让玄天剑宗丢了好大的面子,死在棍下的弟子,那是凄惨无比。
以玄天剑宗的地位,怎么可能不过来讨个说法,这也是庄不周成为了河伯,要不然,绝对不是讨说法,而是直接三千剑仙斩河神。
“本座今日前来,不为别的,只为一件事,那就是,三年前,惨死在河伯棍棒下的玄天剑宗冤魂讨个说法。手滑之事,还是不要拿出来糊弄人。”
“河伯若是不给个说法,那我玄天剑宗就算是倾尽底蕴,也要请出七绝剑阵,与河伯做过一场。”
悬剑峰主目光灼热的看向庄不周,言语中,毫无闪躲,就是这么直接,他来这里,就是要讨一个说法,玄天剑宗自然不想要真的和一位河伯对上,可剑宗的脸面照样不能不要。
这是属于宗门的尊严,不找回来,以后玄天剑宗还怎么收弟子。
只怕人心都要散了。
三年前,他就来过,只是当时庄不周闭关,最终选择离去,如今,再一次到来,不得到一个说法,自然不可能罢休。
宝藏与文明
“峰主勿要着急,老道相信,河伯大人一定会给峰主,给玄天剑宗一个说法,一个交代。”
薛道人连忙笑呵呵的说道。
从中周旋着。
一个是河伯,顶级的六阶战力,甚至是可以媲美七阶的战力,属于顶尖强者,玄天剑宗也是顶级宗门,一旦两者开战,整个八荒界都会震动,牵一发而动全身,这种层次的战斗,已经不是说说而已。
当初庄不周那一棍子,在他看来,也确实有些不妥。
“呵呵,交代?”
庄不周听到,嘴边轻笑一声,道:“杀了也就杀了,有什么可交代的,我不过是在了结因果而已。玄天剑宗要战,我袁天煌一定奉陪。”
“哼,既然如此,那就开战。”
悬剑峰主听到,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断然开口说道。
剑修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脾气,没有商谈的余地,那就开战。
“等等,先别冲动,河伯大人,敢问这因果之说有何道理。”
薛道人连忙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