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無冕者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四重分裂
翌日
游戏时间AM11:16
学园都市,中环区,星石大道21号,学园都市执法队大院总院前
“站住,这里是执法队的地盘。”
中气十足的清脆女声在大院外墙上响起,来者抬起头来定睛一看,发现那里正蹲着一位身材颇为娇小的金发双马尾少女,她身穿一袭被涂满了大量涂鸦的执法队制式短款风衣,下装则是雪白的泡泡袜和圆头皮靴,虽然缀着些雀斑但还算可爱的脸上满是警告意味:“来者止步,闲人免进。”
墨檀迟疑了一下,举棋不定地看着那位从外墙上一跃而下,英姿飒爽的金发少女,讪讪地笑了笑:“请问您是?”
“执法队干部,斯潘塞·柏慕。”
后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瞥了一眼面前这位其貌不扬的男子:“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是咱们学园都市的人吧?交流团成员还是来观光的?总之,如果迷路的话去对面那条街的办事处找跟我穿同款制服的人,我正在执勤,走不开。”
“呃……其实我有个预约。”
墨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额角,一脸人畜无害地说道:“跟福斯特·沃德队长的。”
“诶?”
名叫斯潘塞的女士顿时瞪大了双眼,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然后飞快地立正站直,表情也从刚才的心不在焉迅速转换成了严肃认真,恭敬地问道:“您是……林克·塞尔达先生?”
墨檀微微颔首,莞尔道:“正是。”
“之前多有失礼,实在万分抱歉!”
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少女立刻来了个九十度鞠躬,正色道:“队长阁下正在三楼的办公室等您,我这就带您过去。”
墨檀从善如流地笑了笑,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柏慕女士。”
“哪里哪里,您叫我斯潘塞就好。”
少女紧张地摆了摆手,随即便转身拉开了大门,给身后这位能够让队长特意留出了整整大半天的时间等待,而且特意嘱咐是‘我重要的客人’的男子带路。
说实话,按照斯潘塞的个性,就算是自家学院长或者长老会的大人物,她撑死了也只是维持着表面上的礼貌而已,有时候甚至连做做样子都欠奉,但对于能让她所崇拜……或者说执法队全体成员都无比崇拜的福斯特队长特意空出整整一个上午,甚至连母校主办的【战火联赛】都没有出席,始终留在本部等待的‘贵客’,斯潘塞是真的没胆子怠慢。
事实上,身后那个看起来毫无特色,除了笑起来很亲切之外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出彩之处的男人,此时此刻已经被斯潘塞脑补成某种无比高大伟岸不可名状的形象了。
一路上非常安静,一方面是正值交流会期间,作为执法队总部的大院里并没有多少人,另一方面则是留在这里的寥寥几人在看到斯潘塞那副紧张地表情后,基本也都猜到了她身后这位‘客人’不太一般,所以也都下意识地紧张起来。
要知道这位金发双马尾不仅是执法队的干部,还是所有干部中最能惹事、最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除了福斯特队长本人和摘下眼镜的另一位干部‘安’之外没有人能够管得住她。
所以在这个女霸王都紧张到几乎同手同脚的情况下,其他人自然是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
片刻之后——
“队长阁下。”
叩响了三楼执法队队长办公室的门,斯潘塞·柏慕站在门口轻声说道:“林克·塞尔达先生到了。”
“请进。”
很快,福斯特·沃德那低沉醇厚的声音便在房间内响起,斯潘塞不敢耽误,立刻开门将墨檀引了进去。
宽大的办公桌后,福斯特对两人露出了真挚的微笑,随即向墨檀微微颔首道:“欢迎来到执法队,塞尔达先生。”
“您太客气了。”
墨檀有些局促地回了一句,随即便小心翼翼地迈步走了进去。
而站在福斯特身边的莲则对斯潘塞莞尔一笑,轻声道:“辛苦了,斯潘塞。”
“哪里哪里,分内之事。”
斯潘塞立刻摇了摇头,恭谨地说道:“那么,我就先告辞了,队长阁下,莲姐。”
说罢便后退着离开了办公室,并细心地从外面带上了门。
……
五秒钟后
啪——
伴随着福斯特的一个响指,一股无形的扰动扩散开来,将整个办公室笼罩其中。
“好了?”
墨檀见办公桌对面的‘老友’对自己点头示意,脸上那副忐忑之色逐渐敛去,嘴角翘起了一抹玩味地笑容:“你确定措施到位吗?”
福斯特微微颔首,微笑道:“虽然只能拦住最高史诗阶的人,但就算是传说强者,也没办法在成功穿过这层干扰前听到这间办公室里的任何内容。”
“啧……我该相信你么?”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已经摘下了将自己变成一张大众脸的【百态】,露出了本来面目的墨檀挑眉道:“自称自己只有高阶巅峰的福斯特先生?”
莲下意识地皱了皱眉,毕竟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跟福斯特这么说话,但一想起对方的真实身份,她也就释然了,毕竟用福斯特的话说,自己面前的这位‘王’是他见过包括自己在内最深不可测的人,没有之一。
“福斯特先生确实只有高阶巅峰没有错。”
福斯特耸了耸肩,随手打开了一把墨檀之前送给他的折扇(上书:小高飞妈),语气轻快地说道:“不过作为【丑角牌】的红桃K,能够动用的手段姑且要稍微多一些,当然了,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个人确实只有高阶巅峰的水平没有错。”
墨檀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地给出了中肯的评价:“屁话连篇。”
“过奖了。”
福斯特波澜不惊,风轻云淡。
“话说回来,我记得这位大小姐应该不知道你有这种程度的实力吧?”
墨檀懒洋洋地向莲扬了扬下巴,拱火道:“因为我心血来潮想要过来一趟就不惜暴露实力,却不愿意对朝夕相处了数年的女伴坦诚相待,你这样不行啊……”
莲只是恬静地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而福斯特则是平静地解释道:“就在莲加入我们的当天晚上,我就已经为她更新过有关于红桃K这个人的情报了。”
“在床上更新的?”
墨檀挑了挑眉,戏谑地笑了起来。
“我希望你对她保持最基本的礼貌。”
福斯特的眼镜闪过一道反光,语气依然平静而淡然:“毕竟你曾经亲口告诉过我,丑角牌的干部与王之间并无隶属关系,我们只是各司其职,各负其责罢了。”
至尊 武 魂
莲别过头去,脸上上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
“恕我直言,福斯特,尽管你懂得很多事,但你却并不了解女孩子的心。”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
墨檀懒洋洋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仿佛一只扁乎乎的软泥怪般倒在沙发上,撇嘴道:“相信我,尽管是性质相对恶劣的低俗玩笑,但如果被开玩笑的对象是你们两个,我们的红桃Q女士非但不会感到抗拒,甚至还会有那么一点点窃喜,我说的对么?女士。”
说到最后,他很是自然地将目光投向了莲。
而后者只是浅浅地一笑,并没有给予回答。
“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
墨檀却是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随即又对福斯特说道:“所以,冒犯这一点其实是并不成立的,除非你觉得我实在冒犯你,这样的话,对红桃Q女士来说就太失礼了,你不会是这种人吧,亲爱的红桃K?”
福斯特沉默了半晌,才无奈地摇头苦笑了一声:“说不过你。”
“正常,毕竟你的脸在脸上,而我的脸则在……靠!”
墨檀说到一半,忽然面色一变,然后很是恼火地骂了一句,让福斯特和莲有点摸不到头脑。
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墨檀刚刚想说的话,跟双叶昨天对‘黑梵’说的话不能说是十分类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所以忽然反应过来的他当时就急了。
“抓紧时间吧,我们一会儿还要去【战火联赛】的现场呢。”
福斯特屈指推了推眼镜,随手拿起一张红色的紧急便签,垂眸在上面扫了一眼,轻声道:“现在那边可是已经乱作一团了。”
墨檀挑了挑眉,好奇道:“为啥?”
“你在明知故问吗?”
福斯特抬头看了墨檀一眼,淡淡地说道:“拉莫洛克选手昨天光明正大地放水,止步三十二强,而你那位‘好友’黑梵,今天甚至都没有来到比赛现场,只是借那位曙光圣女之口表示自己因为身体不适选择弃权,这种程度的情报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墨檀哈哈一笑,然后便麻利地翻身坐起,笑盈盈地说道:“知道倒是知道,只不过我认为这种程度的麻烦对你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处理起来简直不要太轻松啊。”
治愈魔法的錯誤使用方法
“轻松与否,都不意味着我想要在这里跟你浪费太多时间。”
福斯特并没有否认墨檀的话,只是平静地说道:“我现在姑且还是【丹奴军事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有义务让我校承办的大型赛事圆满结束,所以,闲话就说到这里吧。”
“如你所愿。”
墨檀有气无力地站起身来,随即对莲展颜一笑,语气轻快地说道:“那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做檀莫,异界人,【丑角牌】的创始人,在组织内部的花色是【王】,负责整个组织的运营、统筹、战略方针与宏观规划,同时对【告死天使】这种老前辈可谓仰慕已久,尤其是您的父亲,告死天使的【烬蝶】伯父,其崇敬简直宛若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
“您好,我是莲·鸢蕊。”
大小姐忍俊不禁地笑了笑,打断了墨檀那细密绵长的马屁,摇头道:“我和家里的联系并不多,跟父亲的关系也只能说是一般,所以如果首领阁下想要跟告死天使搞好关系的话,恐怕是找错人了。”
墨檀也是从善如流地停止了马屁,却又在几秒种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话你自己信吗?”
“不信。”
莲很是洒然地摇了摇头,又道:“但凭我对告死天使的了解,尽管他们会因为我这一层关系不去针对丑角牌,却也只会是我个人的靠山而已,换而言之,就算丑角牌被别人盯上乃至袭击了,他们也只会保护我一个人。”
墨檀咂了咂嘴,愕然道:“哦豁,换句话说就是,别说是我了,就算福斯特受到袭击,你背后的娘家人也只会看热闹?”
“理论上是这样。”
在听到‘娘家人’这三个字是面色微微一红的莲微微颔首,却又补充了一句:“但我会拼上性命去救福斯特,所以他应该也是安全的。”
“你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好事啊?”
墨檀有些不爽地看了福斯特一眼,抱怨道:“竟然能碰到咱们红桃Q这么完美的女孩。”
“无论是什么好事,这辈子的我估计也不会知道了,那么,既然招呼也打完了……咱们就开始说正事吧。”
福斯特随口回了一句后便合上了折扇,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你跟那位黑梵牧师,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连【丑角牌】的存在,乃至莲是红桃Q这种最近发生的事都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外人知道我们组织的事?我希望你可以跟我们这两个干部透个底。”
“虽然我有一百个理由什么都不说还能让你们心悦诚服,不过,算了……”
西瓜
墨檀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轻快地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黑梵牧师是我个人最亲密的朋友之一,以至于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秘密,甚至连对方今天穿的什么颜色内裤都知道,嗯,当然了,我们都是异性恋,我相信他是真心喜欢忘语殿下的。”
福斯特微微颔首,继续问道:“然后呢?”
“然后就是,他并不算是【丑角牌】的外人,如果说这个东西就是我们的冠冕……”
墨檀随手拿出了他那个用来象征自己身份的JOKER打火机,轻快地说道:“那么黑梵牧师就是【丑角牌】的无冕之王。”
“那么除了他之外还有……”
“一个,除了黑梵牧师之外,【丑角牌】还有一个无冕之王。”
“……”
“不过没关系,你们只需要认‘我’这个人就行了。”
“虽然我并无意见,但姑且还是问一句,这样真的可以么?”
“并不是可不可以的问题,事实上,我希望你们务必这么做。”
動力之王 小說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