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1644章 池非遲沒來嗎?相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鹰取严男等在车里,等池非迟上车后,立刻开车离开原地。
池非迟撕下上班族的易容脸,露出下面的拉克易容脸,拿出手机,给琴酒打了电话。
“琴酒。”
“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公园里有七个,都是东京警视厅的警察,爱尔兰也在那里,其他散在公园附近,拿着嫌疑人的照片进行调查,”池非迟用嘶哑声音说着,顿了顿,“不过似乎少了两个……”
警察在埋伏准备抓人,肯定不会光明正大地站在路上,不过让他负责这一块,就是因为他在公园里逛的时候,能够把埋伏在暗处的警察都找出来,而且辨认清楚。
“少了两个?”琴酒重复。
“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池非迟嘶声道,“他们今天没有休息,而且是参与案件调查的刑警,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缺席,但不管是在公园附近,还是在公园里,我都没有发现他们的人影……”
“拉克……”鹰取严男开着车,看了看后视镜,皱眉低声提醒道,“警察的车,三辆都来了。”
他们离开后,警察的车子突然都跟在后面开过来,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电话那边,琴酒道,“在科恩的狙击范围内,他会盯着你们那边,情况不对的话,他会开枪掩护你们离开。”
“知道了,”池非迟一脸平静地指挥道,“斯利佛瓦,车速放慢,靠边行驶,做好加速准备。”
警察现在应该是接到了消息,有人在东都铁塔看到了嫌疑人水谷,准备赶过去。
但凡事皆有可能,小心一点没坏处,就算最后没事,也能顺便给鹰取严男当危机演习,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不至于慌了神。
臨霄 小說
在鹰取严男把车子靠边减速行驶后,三辆车从旁边开过。
中间一辆车子里,爱尔兰顶着松本清长的易容脸,神色沉肃地看着前方,视线余角瞥见路过车子里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也在侧目看他,那双碧蓝眼里,目光平静冷漠得不带丝毫情绪。
“嗖……”
车子呼啸而过,终止了两人短暂的对视。
“警察离开了,车里能看到的有七个人……”池非迟报了刚才观察到的车里的人数,抬眼看着前方在夜色中灯火璀璨的东京铁塔,对手机那边低声道,“前进方向,东都铁塔。”
“不用跟太近,离远一点往那边去,我确认完情况,再给你打电话。”
琴酒说完,挂断了电话。
池非迟放下手机,看着前路,看着被照亮高塔的金色灯光里,一队黑色的飞鸟迅速掠过,盘旋着冲进夜色中。
每次一有热闹,非墨带队看得最积极,只不过今晚他的观众席位不太好选择。
如果在路上放风,他就看不到机扫柯南的一幕,如果在直升机上,又要面临坠机的风险,不太好选择。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跟着爱尔兰跑到东京铁塔中,不然被警察范围可就麻烦了。
……
东都铁塔,瞭望台。
柯南找到了嫌疑人水谷,一通推理,说明对方并不是真正的凶手。
他记得池非迟问过,麻将牌背面的纵向直线左右两边的距离,凶手应该是个细致得一丝不苟的人,凶手能够精准得把北斗七星和北极星的位置投映在地图上,用来作为杀人地点,点之间的距离,也与北斗七星和北极星之间的距离完全一致。
水谷在家门口挂牌上写的字很随意,而与他相反的,是两年前在火灾中丧生的本上奈奈子的哥哥本上和树,就连在名片上写电话号码,都特地用铅笔画了一道痕迹,让电话号码的数字对齐。
所以,柯南才确定水谷不是真正的凶手,真正的凶手是本上和树,水谷只是被本上和树说服,顶罪并自杀。
而本上和树,其实最恨的人是水谷这个带自己妹妹私奔的人,一直跟在水谷身后,跟到了瞭望台。
在柯南说服水谷放弃顶罪自杀时,爱尔兰也和一群警察到了楼下,打晕其他警察后,接着电话往瞭望台去。
“拉克啊……是啊,我看到他了……不用帮忙,那些警察我已经打晕了,拿到储存卡再离开那里就可以了吧……”
“滴。”
电话挂断,爱尔兰快步赶到瞭望台,看到柯南、水谷、本上和树站在一起,弄清楚情况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又压了下去,一脸严肃地快步走上前,拿出证件,“赶上了!我是警视厅的松本!”
“警视厅?”水谷惊讶。
“你没事吧?”爱尔兰走上前问道。
水谷应道,“没有……”
爱尔兰收起警察证件,伸手拉起跪坐在地的本上和树,“请你跟我到署里走一趟吧!”
柯南抬起麻醉针手表,在爱尔兰扶着本上和树转身后,瞄准了爱尔兰的后颈,按下了发射按钮。
可惜在关键时刻,爱尔兰突然被本上和树猛然推了一把。
麻醉针飞过爱尔兰,射中了走在前面的水谷。
柯南看着水谷倒地,呼吸一窒。
糟糕了……
爱尔兰转身看向柯南,盯。
“可恶!我才不会乖乖就犯!”跌倒在一旁的本上和树拿着电击器起身,扑向爱尔兰,却被爱尔兰身手灵活地躲开,一拳砸中腹部,直接晕了过去。
柯南看着爱尔兰三两下把人解决,神色沉肃道,“你果然就是爱尔兰!”
爱尔兰拿出手枪,看了柯南一眼,没有急着开枪,从本上和树身上拿出束口袋,走到水谷之前用来放红酒的桌子前,把束口袋里的东西倒了出来,拿起其中的御守。
柯南忌惮地看了看爱尔兰手里的枪,跟了过去,脸色难看地问道,“松本管理官人呢?该不会……”
“不,他还活着,”爱尔兰打开御守,从里面拿出储存卡,戏谑笑道,“毕竟他还得代替我去扮演犯人、去扛下所有的罪名呢。”
柯南看向爱尔兰手里的储存卡,“那就是储存了组织卧底名单的储存卡吗……”
“没错,”爱尔兰拿起水谷带来的红酒,看了看,往一个空杯子里倒酒,“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的?”
“之前就隐约猜到了,”柯南笑了笑,“不派遣擅长易容的贝尔摩德,而是让其他人潜入的话,那就表明对方的体型跟她差距太大,你就成了头号怀疑对象。”
“原来如此,不愧是工藤新一!”爱尔兰悠然喝了口红酒,盯着放下杯子道,“验出指纹之前,我本来也还半信半疑呢……”
柯南一怔,但这个结果已经在他预料之中,咬了咬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向你们老大报告了吗?”
“不,还没有,”爱尔兰又举起酒杯,把剩下的酒都喝完,看了看柯南,“我还没有告诉任何人。”
柯南盯着爱尔兰,沉声确认,“也没有告诉琴酒?”
这个他也早有猜测,不然他现在面对的可不止是爱尔兰一个人了,或者,以爱尔兰提取他、工藤新一的指纹的时间来计算,在今天早上,组织的人应该就已经找到上门来了。
爱尔兰嘴角露出笑意,“当然……”
“为什么?”柯南皱眉问道。
“那家伙曾经将出了纰漏的组织成员枪杀,还把尸体扔在杯户城市饭店的大火中,让他烧成了焦炭,”爱尔兰神色带上一丝落寞道,“那名成员,是我如父亲一般敬重的人……”
柯南听到‘杯户城市饭店’,立刻想到了一个人,“匹斯可吗?!”
爱尔兰一愣,很快又回神笑了笑,“看来我们的底也被你给摸透了……”
说着,爱尔兰盯着柯南道,“未能成功将工藤新一置于死地,甚至没有识破你的身份,这是那家伙的重大失误,我要把你带到那一位面前,用你来作为让那个装腔作势的冷血男人垮台的证据!”
柯南皱眉思索。
现在只有爱尔兰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他能想办法把人打倒……
“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也有问题想问你,”爱尔兰出声道,“池非迟……他没来吗?”
“什、什么?”
柯南错愕抬头看着身量高大的爱尔兰,连怎么解决爱尔兰的问题都放到了一边。
这家伙为什么突然问起池非迟?
“我只是有问题想问他,很重要的问题,”爱尔兰垂眸看着柯南,“今天的搜查会议,我本来还想把他找过来的,他该不会是提前察觉不对,躲到某个地方去了吧?”
“你想问他什么问题?”柯南皱眉盯着爱尔兰。
“这个么……”爱尔兰随手把空杯子放回桌上,“比如,他对组织知道多少。”
柯南眼底闪过惊讶,“他知道你们的存在吗?”
爱尔兰见柯南这么大惊小怪,怔了怔,“我还以为他跟你是一伙的,看你的反应,看来是我猜错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他也在调查你们吗?”柯南忍不住连声追问。
“他不知道你是工藤新一吗?”爱尔兰几乎同时问道。
柯南:“……”
爱尔兰怀疑池非迟跟他是一伙的,还想问池非迟对组织了解多少,又说到池非迟是不是躲起来……
想哭的我帶上了貓的面具
他怀疑池非迟是不是知道组织的存在、在调查组织还被爱尔兰盯上了,这个思路肯定没问题,可是为什么他觉得爱尔兰也没怎么把情况搞清楚。
就他猜测,如果不是他让灰原拖着池非迟,那池非迟应该会参加下午的搜查会议,爱尔兰居然以为池非迟事先察觉不对劲、逃避搜查会议?
仔细回想池非迟这几天的反应,他完全没有看出池非迟有发现什么危机、敌人的样子。
要说池非迟平时有什么情绪都不会显露,那也没错,可是如果发现有组织这种危险敌人迫近的话,池非迟行为上应该也会有一点异常,比如避免跟身边的人来往,以免连累别人,比如把非赤安顿在安全的地方或者交给信得过的人。
池非迟有这种异常行为吗?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
所以,爱尔兰在想什么?他怎么觉得这么迷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