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人世見》-第四百八十一章 你怎麼能不喜歡呢展示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安静的小院中,云景临窗端坐,窗外暖风和煦,柔和的风儿撩动他的发丝,一盏香炉内,珍贵凝神香燃烧,青烟袅袅。
身前宣纸摊开,执笔沾墨,挽袖悬腕落笔,笔尖触碰纸张,一个个赏心悦目的字体跃然纸上。
檀香,墨香,笔尖触碰纸张的沙沙声,小院宁静自然。
这么多年过去,云景的字早已不是他师父口中‘勉强那得出手’的程度了,他也没玩什么束发,字迹工整,一笔一划中规中矩,笔迹圆润自然,无有丝毫锋芒,一如他那当然的性格。
把中规中矩的字迹写得赏心悦目,这很考验读书人的功底和心态,尤其是悬腕状态下,哪怕心底有一丝波澜,都会破坏笔迹间的自然。
他落笔书写的画面,若有人观之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此时他笔下书写的是一篇治理民生的文章,受恩师李秋务实派的影响,他字里行间没有夸夸其谈,都是从实际出发,一点点阐述如何治理一地生民。
民以食为天,他这篇文章从食作为切入点,先是描述如何让一地生民吃饱饭,再谈衣住行,然后治安,最后是环境,目的要达到让一地人民过上温饱无忧的日子。
没把地图开得太大,仅仅只是一镇之地罢了,内容贴切现实,若按部就班,具有很高的可行性。
考上举人后就有资格为任一地父母官,这些东西是必考的内容。
最后一笔收尾,将毛笔放在笔架上,看着纸上洋洋洒洒数千字,云景心说若考试的时候出这样的题,这篇文章应该能拿一个不错的成绩。
不过他逐字逐句认真推敲下来,内容还有很多地方可以修改的,还能做到更好。
学问一道不容马虎,讲究精益求精,一篇文章写完仅仅只能算是草稿,后续还需要修改润色,直到自己改无可改的时候才能定稿。
学无止境,谁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做到尽善尽美。
目前虽然不是考试的时候,但云景在推敲一番后,还是重新铺开纸张把文章卷抄修改润色,平时的一点一滴,尽量做到最好,关键时刻方能不至于手忙脚乱出错。
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了不急不躁,这要得益于李秋一开始就打磨他的心性。
如今回想起来,云景觉得,自己有着前世记忆,若没有恩师耳提面授教导,自己如今绝对没有这样稳重的心性,不是他妄自菲薄,毕竟‘早熟’的心智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好事,好在今生遇到了恩师,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成长为什么样子,更多的怕是要走上‘无法无天’那种人生。
把文章删减了一些内容,又多加了一些内容,再度收尾之时,这篇文章更为简练,也少了数百字,他继续不厌其烦的第三次修改润色。
学问便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大概怎么怎么样是要不得的,那样只会越学越回去,最终沦为夸夸其谈言之无物之辈。
此间的大学问家,哪个不是皓首穷经?他们或许数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可最终都能一笔惊天下!
那种偶有所获就去人前显圣之人,最终成就有限,平白让人觉得轻浮。
在学问这条没有尽头的路上,每一个读书人,都只是在蹒跚学步罢了。
第五次润色修改,感觉再没有进步的地方,云景这才作罢,微微点头,将文稿放在边上,用镇纸压住,喝了一口冷却的茶水,学习暂时告一段落。
看着压住文稿的镇纸,云景心说这些年来,原本只是普通青石条打磨的镇纸,长期把玩用灵气滋养,总归还是一点点展露出不同寻常之处了。
云景的一对镇纸,当初只是青石条打磨的,无有特别之处,如今却是开始玉化,宛如青玉,且上面不知何时渐渐出现了云纹,偶尔碰撞声音清脆,且坚固异常。
“如今这镇纸,本身的外在变化之外,学习之是放在边上,有着宁心静气至效,浮躁的心情也能很快平静下来,当时间过后,也不知道最终会变成什么样……”
原本曾经只是用来做实验的镇纸,这些年来云景已经习惯了它,没有更换的打算。
书桌上的东西云景也没收拾,哪怕仅仅一个念头的事情,伸了个懒腰,来到院子里不疾不徐的打一趟慢吞吞的拳法活动筋骨。
他体质虽然过人,但坐半天下来,还是有些乏味的。
温吞吞的拳法亦有高明之处,能打磨他的筋骨体魄,只是常人看不出高明之处罢了。
院子外面脚步声响起,云景亦没有停下动作,只是在好奇,熟悉的宋岩步伐之外,另外两个是谁?
也没用念力去观看,云景知道,宋岩不会无端端带陌生人回来的。
“少爷,你看谁来啦”,宋岩推门进来笑道。
看着从他背后跳出来一脸惊喜的叶天和微微愣神的方月月,云景略微惊讶道:“叶兄弟来啦,倒是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云大哥,你真的在这里啊,想死我了都”,叶天一脸激动的过来说道。
停下动作,云景无语道:“我又不是美人,你想我作甚”
“对我来说,云大哥可比美人更值得我想念”,叶天走过来笑道。
你这孩子,咋说话的……
心头愕然,旋即云景打量着叶天哑然道:“几个月不见,叶兄弟居然有功名在身了?”
他一身童生服,这玩意没功名在身是不能乱穿的,想到叶天那让人沉默的运气,对于几个月不见的他有了功名,云景并不意外,很自然就接受了。
只是他那运气一如既往的好啊,比以前似乎更夸张了,身上那一堆零零碎碎,就更开杂货铺一样,其中不乏好东西……
来到近前,叶天站好,面容一整,冲着云景拱手行礼道:“小弟叶天,见过云大哥”
“跟我客气什么”,云景摇摇头啼笑皆非,明显他对礼仪方面还只是初步涉猎,这一礼整得不伦不类,而且行礼的实话身上一堆零碎叮当作响,丝毫没有读书人动静无声的仪态美。
挠挠头,叶天也不在意自己是不是闹笑话了,咧嘴道:“云大哥,我没让你失望吧,如今我也有功名在身了呢,不过不怕你笑话,我是运气好,这个功名就跟白捡的一样,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去长长见识,哪儿知题目都是我学过的,且都记得,而且我如今常用字都还没认完呢”
“王朝认可,官府备案,那你这功名就是实打实的做不了假,我先恭喜叶兄弟了,不过你的情况有些特殊,切不可沾沾自喜,往后要走的路还很长,还需努力夯实基础,学问这种东西,学到了才是自己的,没有半分捷径可走”,云景笑道,先是恭喜,不忘提醒勉励一番。
认真点头,叶天说:“云大哥你的话我都认真记住了,不会因为获得功名就沾沾自喜的,学问一道,我才刚起步而已,能得到云大哥夸奖,我也是很开心的”
身邊
“那就好”,云景点点头,就怕这小老弟有了点成就就飘了,以他那运气,若是整个人飘了,还真是个问题。
接着云景继续道:“你原本在京城进学,这一路舟车劳顿,一定累了吧,把东西放下休息休息,宋岩,去置办一桌饭菜,给叶兄弟接风洗尘,对了,这位姑娘是……?”
一番话,云景分别对叶天宋岩方月月说。
“好的少爷”,宋岩点点头转身离去,作为云景的书童,他和云景已经养成了默契,虽然云景只吩咐了置办饭菜,但他接下来有得忙了。
叶天他们不可能见一面就走,那么给他们准备住处是必然的,一应用品不能少,好在问题不大,花点钱有的是人跑腿,甚至请澡堂的人搬着浴桶热水过来给他们沐浴更衣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把身上的一堆东西放下,叶天说:“云大哥,我不累呢,这一路从京城过来,虽然路途遥远,但我遇到了月月,她有一头坐骑雄鹰,现在在城外,我们是一路飞过来的,老快了,你看我,只顾着和云大哥说话了,云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方月月,我来的路上认识的朋友,他家是武林世家,叫什么来着,哦对,叫正气山庄,名气不小的,高手众多,月月本身也很厉害,听她说都后天中期了……”
正气山庄,云景倒是听说过,只是他不是江湖圈子,不是很熟,只知道这个山庄在大离王朝名气很大,真意境的高手至少三个,而且出过很多名满天下的大侠,江湖中人每每提及都会竖起大拇指那种。
听叶天介绍的时候,云景也在暗中观察方月月,对方十一二岁,长相甜美可爱,长大后定是一个大美人,而且小小年纪已经后天中期,根基明显很夯实,明显是被精心栽培过,不过以正气山庄的底蕴,把她这个年纪培养成现在这样,她算不得太过天才,只能说资源够好,而且武道修为不等于硬实力,她明显江湖经验不足,还处于天真灿曼的时候。
不是云景小人之心,毕竟叶天这个小老弟太过特殊,他的朋友云景觉得自己有必要帮他把把关,万一被有心人盯上,提前也有个防备,否则一个不好,叶天本事估计没事,可被人利用的话,那后果就难说了。
稍微观察下来,云景大致判断,这方月月并非刻意接近叶天的,以自己的眼光,她这个年纪若有那份心机瞒过自己想来不冤。
云景打量方月月的时候,方月月也在打量云景,毕竟这一路上叶天说得太多这个人了,甚至从踏足这个门口,她就没停止过观察云景。
第一眼她就愣住了,心说这个小哥哥也太好看了吧,她方月月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她还小,心思单纯,只是单纯的觉得云景好看罢了,倒没想太多。
额,怎么说呢,人与人的相遇,首先注意的是外表仪态,这个情况搁谁身上都一样,倒不是说方月月是颜控。
然后她就觉得叶天一路上所言非虚,这个云大哥果然很特别,至于特别在什么地方她又说不上来,硬要形容的话,就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让人很容易相信他亲近他,生不出恶感来。
“天惹,这就是叶哥哥口中的云大哥呀,这也太……太……太好看了吧,长得好,性格好,难怪他一路上心心念念就没停下过说好话”,方月月在心头惊呼,小小年纪的她也没避讳什么,一个劲盯着云景猛看。
没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想了解一下叶天口中的云大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番打量下来,她觉得叶天的形容有些太过含蓄了……
在对方好奇的目光下,云景点点头笑道:“放姑娘你好,这边请坐,若有怠慢之处还望见谅”
“云大哥客气啦,冒昧造访,若有打扰之处还请勿怪”,方月月落落大方的蹲身行礼道,毕竟是江湖势力出身,倒也没有扭捏含蓄,不过明显家教很好。
叶天在边上大大咧咧的乐道:“云大哥,我叫你大哥,月月是我好朋友,你也别叫她方姑娘啦,干脆叫方妹妹得了,月月你觉得怎么样?”
最后一句话叶天是对方月月说的。
悄悄翻了个白眼,方月月笑道:“我不介意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方妹妹了,说起来,我家也有一个小妹,只是比方妹妹年幼一些,方妹妹能来,倒是让我倍感亲切”,云景笑道。
卯月29歲(婚)
眼神扫过叶天和方月月,心头有些古怪,暗道这方月月虽然年纪不大,似乎很会照顾叶天面子呢,都说女孩子比男孩子早熟,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才会这样,或许如今方月月对叶天只是单纯的好感喜欢,但以叶天那运道,几天就‘拐跑’一个小女孩这种事情很正常,只是叶天自己本身有点不开窍……
“原来云大哥还有一个妹妹呀,有机会倒是要认识一下”,方月月笑道。
云景走向院子里的石桌说:“来,这边坐,站着说话却是有违待客之道的”
在云景转身之际,叶天对方月月挤眉弄眼小声道:“怎么样月月,我没说错吧,我云大哥人很好的,你一定会喜欢,是吧?在此之前我可是没见你对几个人笑过,看到云大哥你的笑容就没停下过”
“云大哥人很好我当然知道,但我才不喜欢他呢”,方月月翻了个白眼说。
叶天顿时急了,抓耳挠腮道:“你怎么可能不喜欢云大哥呢,难不成你讨厌他?这可如何是好”
“你想啥呢,我当然不讨厌云大哥啦,认识云大哥我很开心呢”,方月月惆怅道。
愣了一下,叶天挠头说:“那就是喜欢呗?”
“你……呆子,我不想和你说话了,简直气死个人”,方月月郁闷得轻轻踹了他一脚。
叶天顿时就不懂了,方月月不讨厌云大哥,而且很开心,可为什么不喜欢云大哥呢,纠结啊,想不通,搞不懂。
以他如今的见识和心态,想搞懂这个问题太难为他了。
算了,他不想了,只要方月月不讨厌云大哥就成。
短暂的交流中,出门花钱雇人操办一应事物的他也回来了,后续自然有人会送来,当下时代民风淳朴,他倒也不怕被人拿了钱就跑路,回来的宋岩马不停蹄泡茶,做好自己的本分。
落座后,云景一副大哥哥的做派,对叶天两人道:“叶兄弟,你们来清江城,准备待多久?”
“云大哥,我也不知道呢,如今有了功名,倒是不急着回京城……”,说道这里,叶天看着云景想了想又道:“而且,在哪儿学习都是学,我把书籍都带来了,跟在云大哥身边学习也是一样的,在学宫学习几个月,我感觉那里的先生还没云大哥教得好”
“切不可对先生不敬,我这点学问哪儿比得上青牛学宫的先生”,云景先是摇摇头道,然后说:“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暂时待在我这里吧,什么时候想回去了和我说一声,不过先说好,在我这里,你可别想偷奸耍滑,我可是比你学宫的先生更严格约束你的”
“没问题,我一切都听云大哥的,能再度跟在云大哥身边学习,真好”,叶天当即开心道。
自幼孤苦伶仃的他,是真的把云景当成亲人了,没几个人能体会到他那种被人管着关心着的心态。
点点头,云景看向方月月,这小女孩没有亲人在身边,甚至云景都能猜到她大概是偷偷离家出走的,接下来如何安排,却是要斟酌一番的,否则很容易闹出事端来。
面对云景的目光,方月月赶紧道:“云大哥,我暂时没去处,你别赶我走好不好,我一定乖乖听话,不会添乱的”
说着,她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放在叶天身上,明显是因为叶天才想要留下来。
然而傻敷敷的叶天压根就没多余想法,反倒是帮方月月说话,道:“云大哥,月月人很好的,自己什么都会,不会添麻烦的,就让她留下吧”
心头无语,云景暗道小老弟,你这怕是要孤独终老的节奏啊,不过你那运气……算了,不提也罢。
稍微沉吟,云景考虑问题毕竟要全面一些,对方月月道:“方妹妹来者是客,我也没道理拒之门外,只是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出门在外家里难免担心,不如安定下来后去信一封给家人报一个平安?毕竟为人之女,让家人担心却是不该”
“好的云大哥,我等下就写一封信,让小青带回去”,方月月赶紧点头道,只要云景别赶她走就行,她还没个叶天相处够呢,舍不得离开。
而且这会儿她也意识到自己草率了,自己离家出走,指不定家里急成什么样子,正如云景所说,为人子女,让家人担心却是不该,之前她只是一时兴起就偷跑了,现在有点后悔。
“那就好”云景点点头道。
城外那头雄鹰云景已经看到了,这种坐骑,据云景所在,哪怕在正气山庄都不多,由此可见,方月月在正气山庄的地位不低,恰好正气山庄的主人姓方。
而今她偷偷溜走,指不定正气山庄急成什么样子,要是出点意外,怕是整个江湖都要掀起巨浪,所以说熊孩子什么的真心让人头疼。
闲聊中,宋岩花钱雇人置办的东西陆陆续续到来,宋岩去指点那些人打扫安排客房,而桌子上摆上了饭菜,云景则和叶天他们用餐。
叶天再次和云景相逢,也不讲究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了,一个劲的说着这段时间的经历,什么学宫里面都是好人啊,什么时候捡了什么东西啊,京城谁谁争风吃醋之类的。
尽管他没多大心机,却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方月月在边上,他就没提及刘能带他飞去大江王朝这些事情,也不知道是他忘了呢,还是本能的觉得这些东西不该说。
说到近来,叶天话锋一转兴致勃勃道:“对了云大哥,你听说过最近漓江出现的异兽巨蟒吗?”
“我不止听说过,还亲眼见过呢”,云景点头笑道。
方月月兴致勃勃插嘴道:“云大哥居然见过那条异兽巨蟒啊,能给我们说说是什么样的吗?我还没见过呢”
把那天近距离观察到的异兽巨蟒描述了一下,云景告诫道:“大概就是这样了,你们听了也就是了,千万别想着去寻找那条异兽巨蟒,万一真的出现,就你们还不够其塞牙缝的”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
“真那么大啊,那岂不是动静之间都能掀起巨大风浪了?尤其还能喷吐寒雾冰封江面,真想见识一下啊”,叶天听完后惊叹道。
边上方月月更是眼中放光,一脸恨不得近距离观摩一番的表情。
嘴角一抽,云景心说小老弟,你这样的想法要不得啊,常人寻之不见的异兽巨蟒,搞不好你有这样的想法后它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你面前了!
心头这么想着,为了避免叶天的好运气真把异兽巨蟒引来出事儿,于是道:“这样吧,你们想要见识一下异兽巨蟒,也不是不行,有机会我带你们去看看就是了,切不可自己跑去,知道吗?”
“真的,云大哥没骗我?”方月月开心道。
点点头,云景说:“只要你们听话,此事倒也不难”
“云大哥你真能找到那条巨蟒呀?我听说很多人都在找,可就是找不到”,叶天挠挠头道。
笑了笑,云景说:“这事儿交给我吧,倒是叶兄弟你,心思得放在学习上,若让我知道你功课落下,别说去看异兽巨蟒了,出门我都不允许”
“我听云大哥的”,叶天赶紧保证道。
“嗯,吃好了休息一下就去练字,过后我要检查的,至于方妹妹你……”
“我很听话的,等下在院子里练武,不打扰你们”,方月月赶紧表态。
他们的到来,云景租住的小院倒是增添了几分欢快的气氛。
另一边,清江城最好的酒楼中,金山郁闷道:“让你们打听个人都打听不到,太让我失望了,还不赶紧行动起来?把整个清江城挖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到!”
憋了大半年了,我就想在那抠搜的家伙面前显摆一下我容易么我。
什么?漓江里面出了一条异兽巨蟒?有这种事情?那还等什么,去给我找到抓住啊,我还没见过异兽呢,整到手那得多拉风,钱咱有的是,金山银海砸下去,就不信弄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把下人打发走后,金山感慨道:“还是当初那抠搜的家伙说得对,有钱能使磨推鬼,钱能解决世间绝大多数问题,解决不了只是钱不够,只要钱多,简直能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