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三百零三章 堅己守固關相伴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丹都抚上颈脖下方的领结,那是一件灵物,能够蔽绝对他心灵的窥伺,可是他感觉到,方才分明有灵性力量扫过的痕迹。
丹伯户在怀疑他。
为什么怀疑他?
尖叫日記
他自问此前没有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举动。
家族聚会?
无敌 神龙 养 成 系统
他本能的感觉有问题。
特别是虞南市的情况,深想下去,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他凭着自己多年得经验,大致能猜测出市署厅到底想要干什么,可这个想法让他浑身发冷。
他虽然是一个听命市署厅的官僚,是市民眼中市署厅最听话的鹰犬,可他仍有一丝自己的底限。。
明天的家族聚会,应该就是摊牌的时候。
在此之前,他需要去见一个人。
午夜时分,稽事馆的稽事冲入了道庐之中,说是要查封此间,这是特意挑选了一个工人不在的时候,不令工人与道庐之人抱团。虽然道庐之人没有将工人推出来的打算。
道庐之人并不曾选择对抗,默然离开这里,冷眼看着稽事馆的人给道庐上锁,看着这些人宣读法令要求他们限期离开的法令。
在厅员离开之前,有一个人将一张纸条塞到了巍桉手中,后者一怔,这一瞬间,他不由想到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但是他凭着感应感觉一下,还是将此收了下来。
在他看过纸条上的内容后,这纸条被他重新收了起来,郑重放好。
第二日,巍桉来到了城南一处偏僻角落之中,这里虽然人流稀少,可视角却是广阔,由此望过去,恰好能够望见远处的彼此相对的钟鼓楼,同时他也感觉到有人在那里望着自己。
他站着不动,没多久,脚步声很缓慢的传来,好像是来人让他知道自己没有敌意,脚步停下之后,丹都将遮掩的帽子摘下来,道:“巍道师,我知道你会来的。”
巍桉目光带着审视的看着他。
丹都摊了摊手,坦然道:“今天我只有一个人来,周围没有人监视,就算巍道师把我解决在这里,三天内也没人发觉得了。”
巍桉沉声道:“找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
丹都叹了口气,道:“城里得情况有些复杂,道庐不能离开。”
巍桉诧异的看了下他。
丹都无奈道:“别这么看着我,稽事馆遵照的是市厅署的命令,但不代表我本人也是这个看法。”
巍桉道:“你们已经把道路查封了。”
丹都道:“但是我并没有驱赶你们,虽然市署厅这么要求了,但是我可以以可能造成激烈反应,以劝服为主的借口拖延一天。”
巍桉道:“说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丹都欣慰道:“我果然找对人了,只有你们在这个时候还愿意为这座城市真心出力,”他顿了下,道:“虞南市知道么?”
巍桉表情严肃了一些,道:“略有耳闻,你是说这件事与我们也有关联?”
虞南市的道庐同样也是遭遇了驱赶的待遇,当时这些道师在走之前还和他们通传了一声。只是后来就断了联络了。
而他们每天都要从头忙到晚,仅能照顾眼前的事情,闻言也只能心里抒发一些惋惜,来不及也没精力去关心别的地方的事情。
丹都郑重道:“虞南道庐被驱赶走后,很快这个城市就不见,我怀疑那里的事情这里在临惠市重演。”
巍桉变得严肃了许多,道:“上面的人到底准备做什么?”
丹都摇头道:“我还不清楚,我也在查,不过我怀疑,市署厅的人恐怕都进行了某种灵化仪式。”
巍桉不由睁大眼眸,道:“你是说……”
Fabrica Theologiae – Trinity Blood Illustrations
丹都道:“我希望我是猜错了,可身为稽事馆馆长,我的职责不允许我不做好防备,而我的力量不足,我目前只能来找你们。”
巍桉道:“看来我们不能离开了。”
丹都却道:“不,你们还是要离开,如果你们不离开,市署厅就会让稽事馆来对付你们,那会首先消耗稽事馆的力量,如果不成功,他们还会动用他们的私人武装,我没有借口反抗他们,而且我不做有别人来做,结果就是我们双方的力量消耗。”
巍桉听了出他有所打算,道:“那么我们又能去哪里呢?”
丹都道:“稽事馆在城外有一处庄园,是在我的任上修建起来的,上面不知道这个地方,你们先去哪里。明天我有一个家族聚会,我想那个时候可能会有答案。我会去参加,我也会安排好一切,假如我没能平安出来,下来就靠你们了。”
巍桉道:“不能提前动手么?”
丹都摇头道:“我没你想得那么迂腐,但是能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是因为我有一定束缚的,除非他们表现出了违背律法的举动,否则我也没有办法用武力反抗他们。”
他戴上帽子,又按了下帽檐,道:“不管事情怎么样,我会尽力。”
说完之后,他对着巍桉点了下头,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他没有建议巍桉去找那个城西的道师,他不知道两者是什么关系。他若是主动提出的建议,说不定还以为是什么阴谋。而不说,道庐面对这么大的威胁,如果找外援,想必是会去找这一位的。
就算道庐没做成,若是见到了他不想见到的场景,他也一定会出面阻止的,不为什么,就为仅存的良知。
童氏宅邸之中。知窈看着拉上了窗帘,隔绝了外面监视之人的视线,她对童合道:“市署厅开始驱逐道庐了,看来这两天就要动手了。”
她对童合道:“我们是要做出选择的,你是家主,你决定押在哪一边?”
童合叹气道:“灵化的坏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不愿意的,可是我们对抗得了那么多人么?”
知窈道:“你应该知道,那些道师也是有力量的。”
童合犹豫道:“可是他们从来没赢过啊,最多只是维持局面,虞南市覆灭他们什么也没做,现在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知窈道:“如果我们要答应,那就早可以答应了,答应了那还是自我么?我不愿意,我们的儿子女儿也不愿意的。”
她看童合还在犹豫,道:“我和那位张道师谈了几句。”
“这个人怎么样?”童合马上抬起看向她。
知窈道:“如果是我,我押这位,不要问我理由,这是我的灵性直觉。并不是因为救了我们的女儿。”
童合神情复杂道:“是啊,我知道的,你一向比我理智。”
知窈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你知道么,我一直很羡慕你。身具上乘血脉,还能保持充沛的情感,平时多愁善感,在这样的时代,这已经是一种奢侈品了。”
童合叹气道:“你知道的,这正是大灵所希望的,所以它们没有夺取走我的情绪。”
每一人的都情绪都是可以被灵性生灵利用的资源,似如城中的贫民,唯一的价值就是可以用他们的情绪牵扯住许多灵性生灵,让他们为城市上层所用,可是当他们情绪干枯,那就是如扔掉垃圾一般舍弃了。
但是大灵需要血脉传递,要是承载身躯的血肉生灵没有了情绪,那么后代的繁衍会一代少过一代。所以有拥有上乘血脉之人会被允许保留自我的情绪,并且由于上位灵性生灵的关注,一些下位灵性生灵自然就不敢侵夺。
世人认为这是来自大灵的偏爱,可实际上这是事先圈占了自己的猎物,等待什么时候条件成熟了就下手收割。
童合道:“对了,他愿意帮我们?”知窈道:“不只是帮我们,是帮助城中的平民。”
“那他提出什么条件了么?”
知窈道:“提出了。”
童合紧张道:“是什么?”
知窈道:“有点奇怪,他需要知道我们与灵性生灵相处的记录,我们家族的,还有普通人的,总之自古代与与灵性生灵接触的记录他都要。”
童合很诧异,这些东西也算有价值,有些东西只有他们这些身负上等血脉的人知道,所以外面没有记录。
但是和一个能够对抗大灵的人比起来,这又不算什么了。
说到底有些事只是对力量层次低下的人隐瞒,你一旦进入了高层次,这些都不是秘密,也就没什么好在意的。
他想了想,道:“那就给他啊,这个条件我没想出有什么不好的。”
知窈道:“我知道的那些,都已经当场用灵性刻写下来了,但是我觉得这些还不够。”他看向童合,道:“我觉得你应该亲自去见见这位。”
童合有些为难道:“有夫人还不够么?”
知窈道:“我不是让你去表现自己的尊重,而是不知道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下来可能会和大灵进行冲突,你去见一见他,让他认得你,或许关键时刻还能保你。”
童合一时无言,他试图反抗道:“夫人,我没那么没用的。”知窈凝视着他,他顿时泄气下来,道:“好吧,好吧,我去见,我去见。”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都是神情一变,他们都是冲到了窗口,就见数道如银瀑般的光芒从空落下,落去了市厅署的方向。
两个人凝重的对视一眼,他们很清楚那是什么,刚才至少有三头大灵灵性映照到了那里,不知道下来还会不会有更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