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五百二十三章 借珠閲讀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听完,无月笑道:“编撰《诡兽记》的,乃是上古一位修士。他对黑暗之渊的了解,多半还不如我,何以知晓冥古之前的事?”
“其实,在冥古就有了关于诡兽的记载。我曾进入过一位练气士大修行者的墓,从一枚玉简上,看到了对诡兽的描述。”
张若尘道:“那些太古生灵和诡兽,会不会有某种联系?”
无月道:“谁知道呢?单单只是冥古一个时代,就有上千个元会,昔日如日中天的练气士,就是在冥古彻底消失。我们现在的修炼格局,也是在冥古末期,逐渐成形,一直延续和发展到现在。”
“这期间,经历了不知多少个时代。葬不尽的英雄,埋不尽的红颜,一代又一代人和他们的故事一起,都已经烟消云散了。留下的,只剩或真或假的传说,与少量一些存在于地底的痕迹。”
无月所说的这些,怒天神尊一直没有反驳,显然,这也是他所了解的黑暗之渊。
张若尘沉思片刻,道:“时间掩盖了真相,再波澜壮阔的曾经,也只是时间长河中的光影。”
“倒也未必!那些古之强者不就归来了?黄泉大帝都出现踪迹。神话传说,正在和这个时代重叠。我们对古人的各种神秘幻想,接下来,怕是会一一破灭。其实挺好,很让人期待的一个大乱世!”无月道。
张若尘道:“我突然有些相信,黑暗之渊可能是史前文明遗迹!”
“何以见得?”无月好奇的问道。
张若尘道:“目前传说中的几个史前文明遗迹,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存在打破生命规律,甚至是天地规则的奇妙力量!”
走在前面的怒天神尊,眼中浮现出深思之色。
无月道:“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
隨身空間種田:悠閒小農女
“玉煌界,存在帮助神灵渡元会劫难的秘药。”
“七十二柱魔神,是在北泽长城苏醒。”
“离恨天,自是不用说,神灵的残魂念头只要不被猎杀,可以永世生存在里面,完全不受天地规则制约。”
“至于神古巢,甚至出现了史前遗种。我听说,雷罚天尊此前曾去攻打过神古巢,似乎对某种生命秘宝势在必得。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他未能闯入神古巢。”
我的奇妙男友2之戀戀不忘
“而黑暗之渊,能够让太古生灵免受灭族之灾,找到了繁衍后代的办法,显然存在非同一般的力量。”
怒天神尊道:“若五大史前文明遗迹,真的扛住了五万个元会前的量劫,这本身就是打破了天地规律,拥有再神异的力量,都不足为奇。”
张若尘由衷感叹道:“宇宙很大,我去过之地,百不足一。”
无月道:“天姥离开了荒古废城,黑暗之渊绝对诡兽横行,变得凶险至极,再也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地方,若无必要,最好莫要前往。而且……”
见她突然闭上嘴唇,张若尘笑道:“你是担心,我还没有达到黑暗之渊,就被九死异天皇收拾了?”
“你若进入黑暗神殿所在星域,这个可能性,绝对不小。”无月道。
张若尘收起笑容,眼神坚决,道:“你们对朝天阙了解多少?”
“远古练气士最鼎盛的时期,朝天阙乃是第一圣地,如同现在的天宫和命运神殿。”无月道。
“你要去荒古废城中的朝天阙?”怒天神尊道。
只听这话,张若尘就知怒天神尊肯定已经去过荒古废城,于是如实相告,道:“我得去一趟朝天阙,带回优昙婆罗花,同时,也想向神尊借摩尼珠。”
当初,印雪天带着优昙婆罗花进黑暗之渊,就是想去大冥山,寻找摩尼珠。
欲用摩尼珠,使优昙婆罗花尽快成熟,为自己续命三百千年。
怒天神尊沉默不语,迈步前行。
一直来到白衣谷外,他才终于开口,道:“你该知晓,优昙婆罗花属于印雪天?”
“知晓。”张若尘道。
怒天神尊道:“摩尼珠可以借你,但只凭摩尼珠,怕是无法让优昙婆罗花迅速成熟。时间多半来不及了!”
怒天神尊怎么可能不知道张若尘这么急切前往荒古废城的原因?
为了自己,根本不用这么急切。
必然是为了给他人续命。
需要用优昙婆罗花续命的人,除了昆仑界那位太上,还有何人?
站在自己的立场,怒天神尊是很不愿张若尘去荒古废城冒险,也不愿将优昙婆罗花拱手送人,更不愿借出摩尼珠。因为,他体内的枯死绝,并没有完全化解。
修为越高,化解枯死绝越难,花费的时间越多。
枯死绝对怒天神尊的修炼影响之所以没有那么大,乃是因为,他一直跟随六祖修习佛法,六祖花费了无数佛力,为他化解枯死绝。
而那时,六祖修为并不算高,至少远远不及他师姐印雪天。
可以说,怒天神尊受六祖影响甚深。
张若尘躬身行礼,道:“我知晓强人所难了!但我张若尘在此立誓,必定竭尽所能,寻找不输于优昙婆罗花的神药,偿还白衣谷。”
怒天神尊盯着张若尘的双目,继而,仰天大笑起来,道:“你这般立誓,倒是衬托得我的太过小心眼。你可以随手送出摩尼珠,可以拿性命,为白衣谷的生死存亡冒险,而我堂堂不灭无量,却还要逼你立誓。这要是传出去,我就名誉扫地了!丢了大尊的脸,丢了六祖的脸。”
“张施主说得好,我白衣谷绝不欠他人人情。摩尼珠还给张若尘吧!”
既然阿銀每晚來這裏喝酒
言输禅师站在石阶顶端,发出铿锵洪音。
怒天神尊止住笑声,将摩尼珠给了张若尘,慎重道:“命运神殿必有巨变,幕后之人一直没有现身,我无法与你一同前往荒古废城。但你可携带我的一滴鲜血前去,若优昙婆罗花上尚残留有印雪天的力量,这滴血液,或许有用。万一……万一印雪天未死,看到这滴血液,你也能保命。”
言输禅师声音如洪钟,道:“一滴血液太小气了吧!”
张若尘低着头,实在不敢看怒天神尊的神情。
这父子两,到底是有多大的怨恨在里面?
从未见过做儿子的,而且还是无量境层次的强者,当着外人的面,这般拆自己父亲的台。
张若尘收起摩尼珠,再次一拜,道:“等取回优昙婆罗花,我一定前来归还摩尼珠。”
“无所谓了!”
怒天神尊径直登上石阶,从言输禅师身旁走过,未有一言,直接进了寺庙。
张若尘暗暗向无月传音,道:“这里面可有什么隐秘?”
无月看向石阶顶端的那道寺庙大门,传音道:“你忘了怒天神尊先前说过,这片星域的天地规则都与他共呼吸?在这里传音,怕会被他感知到。”
“那还是别了!”张若尘连忙道。
无月道:“黑暗之渊我就不去了,我打算留在白衣谷修习佛法,从佛典中寻找精神力破八十七阶的办法。”
张若尘当然明白无月的心思,如今的白衣谷,将雷罚天尊和魁量皇都击退,堪称宇宙中最安全的地方。九死异天皇绝对不敢来,就算来了,也要给怒天神尊面子,不会把她怎么样。
张若尘没有立即就去黑暗之渊,而是留在白衣谷疗伤。
等伤愈,再出发。
一千年都等了,也就没必要争这几天。
再说,他需要尽快整理,先前对四象下一步衍变的感悟,时间一长,说不定这些感悟就消失了!
余加 小说
大战结束后,地狱界各族神灵陆续赶来空冥界。
犹如过节一般,白衣谷空前热闹。
这些神灵,有的是代表各族神殿前来慰问,有的是来打探消息,有的是来送疗伤宝药。
当然,他们最大的目的,自然还是结交白衣谷。
一个大自在无量巅峰的怒天神尊,和一个能够与雷罚天尊分庭抗礼的怒天神尊,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更何况,空家本身就是宇宙九大家族之一。
……
元旦节要出门两三天,只能尽量每天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