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笔趣-第1607章 要是找不到呢相伴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朱老爷子的话一席话,如阵阵炸雷,将陆山民原有的认知体系冲得支离破碎。
如果朱老爷子的话是正确的,那么这个世界上很多原以为真切明白的真相都是假象。
甚至连很多圣人的话都是假话。
长久以来形成的固有认知,让陆山民很难接受朱老爷子的话,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朱老爷子缓缓的问道:“是不是很受打击”?
陆山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朱老爷子笑了笑,“你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非此即彼的想法可不好,你读过马克思哲学吗”?
陆山民看着抬头看着朱老爷子,不知道朱老爷子为什么这么问。
“看过一些”。
“那你知道辩证法吗?知道矛盾统一论吗”?
陆山民点了点头,“知道”。
朱老爷子呵呵一笑,“那你为什么摆着一副无比沮丧的脸,仿佛要世界末日了一般”。
陆山民确实很沮丧,他知道任何一个时代一个社会都不可能完美无瑕,任何阳光普照的世界都存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但是他一直都坚信公平、正义、礼义廉耻,自古圣贤的话语才是主流,而朱老爷子却说这个市场、这个世界的本质是弱肉强食,确实让他沮丧到了极点。
“我还是不太相信”。
朱老爷子缓缓的问道:“是不相信,还是不愿意去相信”?
陆山民沉默了片刻,坦诚的说道:“是不愿意去相信”。
朱老爷子微微笑道:“你虽然学习了马克思哲学,但看来还不能灵活的运用啊”。
陆山民怔怔的看着朱老爷子,“请朱爷爷指点”。
朱老爷子淡淡道:“在你的认知中,认为追逐利益是不对的,认为看淡名利的人才是高尚的人,是不是这个样子”?
陆山民低头沉思,以前他从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来,好像在自己的潜意识中,确实有这样的倾向。
“朱爷爷慧眼如炬”。
朱老爷子缓缓道:“那我再问你,这个世界如果人人都淡泊名利,从政的不想当官,当兵的不想当将军,商人不想挣钱,学生不在乎学习成绩,你觉得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陆山民张了张嘴,“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朱老爷子淡淡道:“那我来告诉你,如果人人不追逐名利,人人都淡泊名利的话,这个世界将是一潭死水,将没有任何创新,将混乱不堪,甚至整个人类都会渐渐灭绝,你承认这个观点吗”。
陆山民仔细的想了半天,他发现朱老爷子的话无懈可击,除非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很高的觉悟,个个都自愿牺牲奉献,否则人类世界真有可能会因此而消失,但是,这个世界的运转能靠个人的自觉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承认”。
朱老爷子喝了口茶,接着说道:“既然你承认这一点,那为什么认为追逐名利就一定不对,为什么还认为淡泊名利就一定是对的呢”?
陆山民感慨道:“朱爷爷的辩证法让我茅塞顿开”。
朱老爷子摇了摇头,“我说的辩证法是另有所指,你要真的学会了,就不会沮丧了”。
陆山民期待的看着朱老爷子,“朱爷爷,您就别卖关子了”。
朱老爷子微微笑道:“首先你得明白一点,利益这个词不是一个贬义词,追求利益这个行为也有好有坏,关键是要看参照物和立场”。
“利益可以分很多层级,最小的层级是个人利益,然后在之上有集体利益,民族利益,国家利益。在同一层级上的利益争夺是不存在谁高尚谁卑劣的,比如说米国为了米国的国家利益四处掠夺,在我们看来它很卑劣,但在米国人看来,这恰恰是维护了米国的国家利益,是米国人所希望看到的事情;反之亦然,我们华夏为了华夏国的利益,也同样会损害到别国的利益,毕竟地球就这么大,蛋糕就这么大,你吃多了,别人自然就吃得少,但是我们华夏人会觉得我们华夏国吃了别人的利益而认为华夏卑劣吗?”
朱老爷子淡淡道:“同样的道理,再比如你们村和邻村争夺灌溉水源,那水源本来是别村的,但是你们不抢过来就会颗粒无收,全村都会饿死,你觉得你们村长会为了所谓的公平正义放弃水源争夺吗?你们村的村民会允许你们村长讲公平正义吗”?
朱老爷子说道:“以此类推,资本与资资本、企业与企业、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利益争夺,只要是在同一个层级争夺,其实都无所谓对于错,也无所谓公平和正义”。
帝臨鴻蒙 小說
“但是”!朱老爷子突然加重了语气,“如果因低层级的利益而去损害高层及的利益,那就是觉不允许的。你不能因为邻村给你送了一头羊就把水源让给别人,因为你损害了整村的利益,这样的行为是可耻的。同样的道理,一个人绝不能因为个人的利益去损害国家民族的利益,这样的行为是该杀头的”。
经过朱老爷子这一番梳理,陆山民一团乱麻的脑袋清晰了很多。
“朱爷爷,我想我明白了您所说的辩证法了”。
“真明白了”?
陆山民点了点头,说道:“影子的资本扩张和兼并是市场上的正常资本行为,至少在属性上是正常的,在上面看来,未必如我看到的般可恨。上面是否对影子出手,更多的是取决于影子对利益的追逐是否跨越了资本的层级,是否损害到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朱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孺子可教”。
陆山民发自内心的敬佩朱老爷子的智慧,如果他一开始就直截了当告诉自己,自己肯定无法理解,但他通过一番深入浅出的道理让自己悟到,效果就完全不一样。
“朱爷爷的智慧更加令人敬佩”。
接着,陆山民又说道:“但是,在我看来,他们已经损害到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我怀疑影子身上有境外资本的支持,或者说他们把资本转移到了境外”。
朱老爷子摇了摇头:“怀疑可不够,证据呢”?
陆山民眉头紧皱,“我们正在找”。
朱老爷子淡淡道:“山民,看问题一定要辩证的看,带着矛盾的看,你只看到了他们的害处,没有看到他们带来的好处”。
“好处”?陆山民不解的看着朱老爷子。
朱老爷子点了点头,“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追逐利益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原始动力,放在资本市场来说,资本市场的较量,本来就是一场优胜劣汰,优质资产淘汰劣质资产的过程,如果国家过度干预这种市场行为,就会打乱市场经济的正常进化过程,就会让阶层固化,让原有的既得利益者继续做大,大到永远不倒”。
朱老爷子顿了顿,问道:“你知道最大的市场风险是什么吗”?“就是大到永远不倒”。
“如果一方势力大到永远不倒,后果就会很严重。一方面它可以利用垄断任意定价,甚至可以利用垄断胁迫国家政策。另一方面,为了保持地位,它会无情的打击创新,会残酷的绞杀那些可能打破它地位的新兴产业,会严重的降低经济的发展活力”。
“就拿天京的四大家族来说,他们在全国打造了不少垄断行业,已经隐隐有了大到不倒的苗头,这对国民经济的发展是不利的。他们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份子,应当也必须接受市场的挑战”。
朱老爷子继续说道:“四大家族作为原有的既得利者,在很多方面已经缺乏了创新的活力,影子的出现,在某正程度上并不是一件坏事,甚至还带来了一些正向激励。不管四大家族能否抗得住,对于整个社会来说都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如果扛住了,他们经过这番洗礼,必然会发生一番大的变化,活力就会被激发出来。如果他们扛不住,就说明他们确实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发展”。
朱老爷子看着陆山民,淡淡道:“山民,资本市场与人体一样,都是需要新陈代谢的。死了的人才没有新陈代谢,也只有死了的经济才不会有新陈代谢,所以,你还觉得影子的存在一无是处吗”?
“另外、”朱老爷子继续说道:“你说影子的人大多出身底层,他们把影子的事业当做打破不公平社会的信仰,当做跨越阶层的梦想”。
陆山民点了点头,“有这种信仰本身不是坏事,但是他们偏激到不择手段就误入了歧途,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存在”。
朱老爷子嗯了一声,“偏激确实是偏激,但是你想过没有,这又何尝不是底层人宣泄不满的发泄口呢”。
別對我說謊 塵遠
朱老爷子叹了口气,“我们华夏这几十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同时,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也并不是没有出现一点问题,比如贫富差距问题,分配问题,人民群众日益增高的需求与供给不匹配、以及西方文化的入侵等等,前段时间我看到一个新闻,说是有个明星一天挣了两百多万,还有的欠税都欠了七八个亿,这是有问题的,是会造成心里不平衡的”。
朱老爷子再次看向陆山民,脸上已经多了一些无奈。
“我非常清楚影子该打击,但是第一,轻易干涉市场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无法估量,不仅仅是影响市场经济自然进化的进程,如果没有足够有力的证据话,境外势力盯着呢,到时候又不知到该怎么编排你,我们华夏虽然强大了,但还没强大到完全不理会别人看法的地步。”
“第二,如你所说影子是一个庞大的资本体系的话,那动起来必定是一场震各界的大事件,如果证据不足以有说服力,会吓到其它资本的,到时候如果引发一场资本外逃、人才外逃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第三,不管他们是否真的代表底层阶级,但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和宣传的,到时候他们会怎么想,他们会认为国家帮着既得利益者说话,帮着大资本肃清他们。他们本就有怨言,倒时候可能会变成仇恨。我们华夏才是代表所有人民的,是最关心底层人民疾苦的,如果不拿出足够说服力的证据,不想好一个完整的善后对策,会引发一场不可估量的社会问题的”。
陆山民理解朱老爷子的话,但是无法接受。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为所欲为”!
朱老爷子平静的看着陆山民,“不是还有你吗”?
“我”?陆山民怔怔的看着朱老爷子。
朱老爷子点了点头,“我刚才说的这三点是想说明上面的难处,想告诉你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但并不是说允许他们杀人放火,在华夏,所有的华夏人都是一个整体,没有谁可以脱离国家的法律为所欲为,他们也不行。”
陆山民问道:“您的意思是上面有难处不好出手,但是我可以”?
朱老爷子嗯了一声,说道:“我刚才说了,除非有确凿且极具说服力的证据,否则,官方出手的后果太严重、太冒险,而你代表的是个人,后果就不会那么严重”。
朱老爷子神色严肃的看着陆山民,“你敢不敢”?
陆山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直截了当的问道:“您能给予我多少帮助”?
“很少很少,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不会轻易被送进监狱,即便进去了,我也会想办法把你捞出来”。
“我要做到什么程度”?
“找到确凿且极具说服力的证据”。
“要是找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