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萬世書卷相伴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通往通讯间的那扇门打开了,一个高瘦的身影从中走出,早已在走廊上等候的戴安娜立刻快步迎上,她看着刚刚结束了网络会议的罗塞塔,看到对方的面容一如既往冷峻严肃,而且这一次在冷峻中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沉重。
看样子会议上是发生了什么,或许是那位高文·塞西尔陛下又带来了什么新情报,也可能是精灵或巨龙在避难方案上发现了新的难题——戴安娜的心智核心里冒出一些猜测,但她并没有开口询问什么,只是微微低下头:“您需要先休息一下么?”
“……不必,”罗塞塔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仆长,他的头脑中还盘旋着刚才在会议上所讨论的那些内容——关于心智统一场与最终忤逆,关于凡人族群的成年与神灾,关于高文的某个“最终方案”,以及所有人可能要面临的命运,他的面容肃穆,在走廊上站了两秒钟之后才突然开口,“玛蒂尔达在黑曜石宫里么?”
“公主殿下在半小时前刚刚返回,”戴安娜低着头说道,“需要召她前来么?”
“让她来书房找我,”罗塞塔沉声说道,紧接着他好像又想起什么事情,微微皱了皱眉,“紫罗兰岛那边的探索有什么进展?”
“我们的探索队伍已经进入东南森林深处,目前仍未发现任何城市痕迹,只在森林中发现了一些‘纪念碑’一样的石质遗物,”戴安娜汇报着从北方传来的最新情报,“目前先头部队已经在其中一处纪念碑附近构筑了安全营地,并设立了法师塔和补给站,后续部队正在继续从东南海岸登岛,预计两天后与先头部队汇合。”
罗塞塔沉吟了几秒钟,突然开口:“你亲自去。”
戴安娜有些惊讶地看了这位大帝一眼,似乎是没想到对方会突然下这个命令,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她执行命令的反应:“是,我将在明天出发。”
罗塞塔点了点头,紧接着似乎是觉得有必要解释几句,开口说道:“……紫罗兰岛上发生的事情非常重要,别人负责我不放心。你到那边之后的首要任务是寻找位于紫罗兰岛深处的千塔之城,并向塞西尔人的探索队伍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戴安娜这才深深低下头去:“谨遵您的命令。”
片刻后,玛蒂尔达·奥古斯都走在黑曜石宫深处的深邃走廊中,她收到父皇召见的命令,却不知道父亲如此急匆匆地想要见自己是所为何事。
她只知道父亲今天再次参加了那位高文·塞西尔陛下所召集的“虚拟网络会议”,三大帝国以及巨龙国度的领袖将在会议上最终确定抵御魔潮的方案,或许……与会议上讨论的事情有关?
长靴叩击大理石地面的声音清脆而有节奏。
在进入内廷之后,玛蒂尔达便屏退了身边所有的随从,她匆匆走过这条记忆中曾走过无数次的走廊,裙摆扫过走廊上那些装饰性的盔甲与英雄雕塑。
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经常会爬到那些雕塑身上,引得那些负责照料自己的侍女和护卫们惊呼不已,也引得她那严肃的父亲在旁哭笑不得,到最后她总是会从雕塑最高处跳到父亲身上,在一次飞扑与惊呼中,她便会看到父亲露出往日里根本不会出现的笑容——那是她童年为数不多的乐趣,也是她那时候能想到的唯一可以与父亲进行的“游戏”。
但后来随着父亲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压抑与紧张的气氛充斥了这座阴沉沉的宫廷,她便再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欢乐了,如今转眼间多年过去,奥古斯都家族终于在父亲这一代摆脱了那绵延两个世纪的狂乱诅咒,可已经逝去的童年终究是回不来了。
现在的她,是提丰帝国耀眼的明珠,尊贵的皇储,她从这里走过,只能挂着严肃又郑重的表情,去帮父亲处理那些郑重又严肃的事情。
玛蒂尔达推开了走廊尽头的最后一扇门,她看到那个如记忆中一样高大,却比记忆中消瘦了许多的身影正坐在高背椅上,在临近黄昏的夕阳下如一尊逆光的雕塑,她轻轻关好房门,恭敬地低头致意:“父皇,您找我?”
“……还记得么,在冬堡大决战之前,我们曾启动了一个项目,召集全国的学者与书记员们汇总、编纂帝国所有的历史、博物、技术和艺术典籍,”罗塞塔从沉思中醒来,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嗓音平静地开口,“这项工作我记得最后是哈迪伦和你在共同负责。”
玛蒂尔达怔了一下,紧接着便反应过来:“是的,当时局势动荡,未来很不乐观,我们启动了这样一项工程,以期能够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保存提丰人的历史与文化传承……”
“这件事应该还在继续吧?”
“是的,”玛蒂尔达迟疑着点了点头,“虽然之后战争结束,但我们发现编制这样的《百科全集》仍有其意义,所以这项工作就一直持续了下来,到现在已临近尾声。您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罗塞塔没有立即开口,他似乎是在沉思,过了许久才打破沉默:“玛蒂尔达,你认为当文明灭亡之后,我们所编纂的《百科全集》要如何才能更长久地保存下来,并有机会传承给后人?”
……
西子情 小说
醫女小當家 小說
反重力升降机悄无声息地穿过了通往地下深处的竖井,白银女皇贝尔塞提娅·晨星站在升降机的防护屏障内,面带沉思地注视着那一层又一层的合金框架与加固岩层在视线中不断上升,直到一阵轻微的震颤突然从脚下传来,升降机平台被通道两侧的机械装置夹持并开始减速,她才眨了眨眼睛,恢复到平日里面对臣民时的那种淡然、平静表情。
竖井闸门在一阵机械摩擦声中向两旁滑开,贝尔塞提娅从升降机平台迈步走出,她眼前的空间豁然开朗,在这座防护严密的掩体设施中,各处都灯火通明。
这里是精灵王城地下深处,上万年来,这座地下掩体都由精灵皇室直接控制和监督,而类似的掩体设施在王城以及王城周边还有不下十余处,它们有的是物资仓库,有的是备份的工业基地,有的是可供王城所有居民避难的末日堡垒,也有一些是高度机密的研究中心和收容危险魔法造物的储藏库——每一个国家都会有类似的设施存在,而精灵族在这片大地上传承了上万年,他们当然也有。
此时此刻,这座充当研究设施的地下掩体正处于紧张忙碌之中,贝尔塞提娅亲临此处,为的是视察一个已经秘密进行了一段时间的项目。
偌大的六边形大厅中,数以百计的资深学者和老练法师正在关注着一套庞大魔法装置的运行,那装置就漂浮在大厅的中央,呈规则且对称的正二十面体,它足有数人高,合金打造的外壳光滑且精密,某些区域的外壳上还可看到透明的水晶窗口,窗口内则能清晰地看到其内部复杂的符文结构与正在运行的机械模组。
这个巨大的正二十面体就这样漂浮着,体内传来一种低沉悦耳的嗡嗡声,魔力的光辉在其外壳的缝隙间游走,它时不时地响应着周围的法师们向它输送的指令,或者自行与大厅中的某些设备进行对接、交流,大星术师薇兰妮亚则漂浮在这装置的正上方,正仔细感应着装置内的魔力流动。
直到白银女皇来到装置附近,薇兰妮亚的工作才告一段落,这位大星术师缓缓降落至地面,对女皇致敬:“陛下,会议结束了?”
“是的,正如我们之前所料,最终结果还是母星屏障,”贝尔塞提娅点了点头,目光紧接着便落在了大星术师身后的魔法装置上,“‘书记机关’的运行情况怎样?”
薇兰妮亚有些惊讶,因为白银女皇如此轻描淡写地便将涉及到魔潮防御最终计划的事情一句带过,但紧接着她便反应过来,轻轻点了点头:“已经稳定运行超过三十六小时,所有参数均正常。但我们可能还需要做更多测试才可以确定它是否能如设计的那样长期运行以及自我修复。毕竟它同时用到了原初精灵的遗留蓝图和现代的魔导技术,二者的结合情况尚需数据积累。”
贝尔塞提娅轻轻点了点头,薇兰妮亚则似乎从女皇此刻的态度中感觉到了什么:“陛下,书记机关只是一台机器,它能记录知识,也能教导知识,但它终究不能代表白银精灵,而且在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之后,一台被埋在地下深处的机器是否真的能重见天日都是个未知数……”
“它不能代表白银精灵,但它能代表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过一个被称作白银精灵的文明,”贝尔塞提娅打断了大星术师的话,“原初精灵在逃离故土的时候没有预料到‘大分裂’的发生,流亡者们在洛伦大陆四散分裂,精灵亚种们遗忘了自己原先的文化和传承,哪怕是保存遗产最多的白银精灵,也只能从一堆无法启动的报废机器和无人懂得的古旧书卷中勉强拼凑起一些凌乱的传说和被神化的故事——但如果当时我们有一个类似‘书记机关’的教导机器,这种情况或许就不会发生。”
她抬起头,注视着那台漂浮在大厅中央的魔法装置,那庞大的魔法装置则坦然回应着女皇的注视,它的感知模块识别出了眼前的身影,冰冷坚硬的钢铁之躯内传出一串特殊的嗡嗡声。
这东西并不是最近才开始建造的,整个项目的起步甚至可以追溯到诺依人与洛伦联盟的第一次沟通。
比起这片大陆上其他那些较为年轻的种族,白银精灵更早地面对了文明的中断,也完整地经历过在废墟中的重生,在“留下传承”这件事上,这个历史悠久的种族比所有人都要敏锐且主动。
而刚刚结束的那场会议让白银女皇更加确定了这种未雨绸缪的正确性。
“书记机关,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么?”贝尔塞提娅突然开口。
巨大的魔法装置内传来了低沉且机械化的回应:“是的,请吩咐。”
贝尔塞提娅轻轻吸了口气:“描述你的使命。”
“是——书记机关使命,持续搜集且记录知识,等待末日指令,当末日指令启动之后封闭此掩体并转入等待模式,在等待期内采取一切手段维持自身及掩体设施运行,直至符合条件的智慧物种重新出现在地表,主动与其接触并执行教导指令……”
……
厚重的合金墙壁阻挡了从旷野方向吹来的刺骨寒风,热力场散布器维持着舒适的室内环境,身着朴素长袍的赫拉戈尔来到了实验室,几名正在操作台前忙碌的龙族学者立刻迎了上来,并向他们的领袖躬身致敬。
赫拉戈尔淡然回礼,随后他的目光扫过这间宽敞的实验室——入目之处的是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台、漂浮在半空中的全息影像、在墙边排列的培养容器以及诸多五花八门的设备,这些装置在其他种族眼中或许代表着先进到不可思议的“塔尔隆德科技”,然而一个真正的龙族却能一眼就看出来,这里的一切都是拼凑起来的家当。
与曾经全盛时期塔尔隆德的那些技术公司的实验室相比,这里几乎可以用寒酸来形容。
“很抱歉,只能为你们提供这样的条件,”赫拉戈尔对眼前的学者们说道,“和当初的企业研发中心无法相比。”
“您千万别这么说,”一位黑发的龙族学者慌忙摆了摆手,“这已经比我们想象的条件要好很多了——我们甚至从未想过在战争之后还能建立起这样的一座基因编辑室……”
赫拉戈尔点了点头,随后迈步来到其中一个操作台前,他的目光落在一组全息影像上,那全息影像中央所呈现出来的却不是什么神秘而玄奥的东西——那是一只蠕虫,一只其貌不扬的,渺小的,甚至可以用丑陋来形容的蠕虫而已。
而在这蠕虫的全息投影旁边,则是大片大片的遗传因子编译数据。
“进行到哪一步了?”赫拉戈尔回过头,对来到自己身旁的技术人员询问。
“目前已经成功将一部塔尔隆德简史编译并注入到厄比托蠕虫的冗余遗传片段中,且在十六世代的催化繁衍之后保持了稳定传递,正如我们已知的情况,厄比托蠕虫的冗余遗传片段非常非常稳定,是信息的优良载体。”
“是啊,非常非常稳定……”赫拉戈尔轻声自言自语着,“从一百八十七万年前至今,这些生活在淤泥和火山灰里的蠕虫始终保持着这幅样子,这些结构简单的低等生命甚至拥有比巨龙更加漫长的历史。”
“越是基础的生命形式,越是有着古老的历史,”一名红发的基因编辑师感叹道,“比巨龙更古老的是蠕虫,比蠕虫更古老的是细菌,比细菌更古老的是始祖蛋白群组——那些简单脆弱的原始分子结构可以在海底的淤泥中静静繁衍十六亿年,而智慧生物辉煌的文明在这些盲目蠕行的生物面前短暂的如弹指一挥……”
另一名学者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叹息:“其实厄里姆真菌是比厄比托蠕虫更稳定的‘载体’,可惜的是厄里姆真菌的遗传因子不太适合这种编译。”
“拥有三百万年历史的厄比托蠕虫已经足够承担这项使命了,它的遗传结构足以容纳我们所有的历史和大部分知识,”赫拉戈尔淡淡说道,“即使我们灭亡,这些蠕虫也将继续在这颗星球的各个角落繁衍下去,魔潮与神灾对它们而言如同无害的清风,而我们的一切都将在它们的遗传因子中稳定传递。”
几名龙族学者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人终于忍不住开口:“可是……谁来读取这些肉眼看不见的墓碑?”
“后来者,下一个发展到一定高度,做好了一定准备的文明,下一个如我们一样充满好奇心,能够敏锐观察的族群——这或许需要很久很久,或许需要一点点运气,但‘等待’对于生命和群星而言,从来不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