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最初進化笔趣-第一百一十九章 頭兒你活着真是太好了看書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在讲解得差不多了之后,北极圈就在都城地图上开始划分A,B,C,D,E,F等等区域,然后让一干人先选择投放区域,为了表示“高风亮节”,北极圈还说自己可以最后选。
结果在这厮的心理暗示下,一干人纷纷都去选远离红色和黑色区域的,最后方林岩叹了一口气,“勉为其难”的在王城背后的那个区域打了个勾。
北极圈则是面带微笑的将貌似最差的那个“D区”拿到了手,这个区域被两处驻军夹在中间,所以根本就没人要。
但方林岩却很清楚,驻军这里风险虽然大,但是回报也是十分丰厚的。
因为莫比乌斯印记这里已经给出了相关的信息,这大阎摩罗虽然只对女儿国的普通人生效,但是这普通人的定义当中,却包括了普通士兵,并且对其杀伤力尤其显著!
大概是因为女儿国的普通士兵性质十分特殊,乃是被工蜂卵寄生了的怪物的缘由。
想想看吧,虽然军营里面的那些将领是不受影响的,但是士兵在晚上却是要执行军法宵禁,全部睡在大通铺上,这密度可以说是无敌了。
其余的普通坊市区当中,有可能一进小院儿里面就住了三五个人,军营的营房当中就直接是十五个人!这样的话,投放大阎摩罗杀起来多省心?
更重要的是,用大阎摩罗杀普通居民是两个人才会得到一枚魂珠,但是,杀军营里面的士兵就难说了啊!他们手里面有人命的概率,是普通人的十几倍。
接下来一干人就开始商量一起动手的时间,还有各种后续事宜,突发状况的应付等等,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的。
像是F22等人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觉得有些坐享其成的感觉,居然又主动凑了五万通用点给北极圈做感谢费。
方林岩在旁边冷眼旁观,发觉北极圈这家伙也确实是个人才,巧妙布局之下,自己吃到了最大的一块肥肉不说,其余的人还要对他感恩戴德,欠他好大一个人情,
但信息不对称的现状,却是北极圈这边发挥得越好,方林岩这边真正的计划实现的概率就越高。
哪怕是日后北极圈知道了真相,却也只能苦笑摇头,无话可说,毕竟方林岩也没有让他们送死之类的,是真的带他们发财了呢。
这边的统筹规划弄好了之后,一干人便分散了开来,自然是要在自己的片区当中去踩点,规划路线等等之类的了。
而现在是下午四点多的时间,之前商议得就很清楚,最好的行动时间是晚上的亥时(9点-11点),这时候绝大部分的人已经睡觉,位置固定了下来,黑暗也是他们最好的掩护。
方林岩和他们分别了之后,便直接出门离开,不过走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靠在了旁边等人。
隔了一会儿之后,就见到F22匆匆走了过来,见到了方林岩以后便道:
“妖刀,找我有什么事?”
方林岩也不废话:
“我听说你们从喇嘛那里捞了不少好东西,有一件叫魂瓮的给我看看?”
F22犹豫了一下,然后很干脆的就掏了出来,递给了方林岩,方林岩很快就发觉,这玩意儿和聚魂炉类似,就是养鬼用的。
不过,聚魂炉的主要功能在于“聚”,能将周围的新魂,甚至灵魂碎片聚集起来,而魂瓮的重点在于养上。
沉吟了一下,方林岩很干脆的掏出了一个装着大阎摩罗的葫芦:
“换不换?”
F22遽然动容,在他的眼里面,这个葫芦就直接与魂珠能画上等号呢!不过跟着北极圈这样的人厮混久了,肯定还是有点儿商业头脑的。
便立即道:
“不行,两个!”
方林岩二话不说,冷哼一声转身就走,看起来连半个字都懒得多说了。
对此F22立即有些慌了神,没等方林岩走出了两步就急忙道:
“换,我换了!”
达成了交易之后,方林岩则是直接返回了自己购买的那一处大宅子当中,在地窖里面偷偷的干着一些阴险龌龊的勾当,当然,这期间方林岩也与北极圈等人保持着一定的联系。
忽然之间,方林岩听到了外面有人敲院子外面的木门,他的心中首先是一紧,然后无人机的视角马上扫了过去,心中顿时就激动了起来,门口赫然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不用说,方林岩立即三步并做两步赶了出去,火速将人接了进来,结果一关上院门,山羊立即就冲了上来,一把就将方林岩抱住,声音里面甚至带着哭腔:
“头儿!!我,我……”
说到这里,山羊的声音直接都哽咽了,然后一肚子的话都说不下去,只能死死的抓住了方林岩的肩头,浑身上下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方林岩叹了一口气,山羊的性格他还是很了解的,是一个很合格的执行者而不是决策者,简单的来说就是有些优柔寡断。正因为这性格,所以在自己突然失联,队友们纷纷惨死之后,他这段时间吃的苦头可想而知。
不仅如此,自己和山羊的关系更是非比寻常,从联合试炼的时候就认识,自己还救了他一命,直到日后的追随与合作,估计在山羊的潜意识里面,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心里支柱。
因此,当得知了自己噩耗时,估计山羊整个人都崩溃掉了,见到自己以后如此失态也是理所当然的……
结果就在方林岩沾沾自喜的分析的时候,就听到流着泪的山羊情真意切的道:
“头儿,你活着真是太好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海伦娜了呢!!”
方林岩自矜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那种油然而生的优越感瞬间崩盘…….
武道大帝 小說
海伦娜是谁?便是山羊跨位面过来玩儿,大祭司给安排的希腊名模,身材号称绝对黄金分割,外号腿精,又名D霸,腿长一米二的大高个……
不消说,接下来方林岩狠狠收拾了一顿山羊,这才意犹未尽的看向了旁边的欧米:
“要不要去看看我这边的准备工作?”
欧米凝重的道:
“我正有这个意思,黄金支线任务的难度可是非同小可,就算这一次将之降低,但依然必须要慎重对待。”
“扳手,说实话,如果在执行过程当中我发觉风险太大,是要果断叫停的!毕竟任务失败了没有风险,我们输得起。”
方林岩道:
“恩,你说得对,我们现在输不起了,走,我们去地窖。”
欧米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知道肯定方林岩和山羊有话要说,便先走在了前面。
等到三人将地窖逛了一遍之后,方林岩还没说话,欧米却已经主动惊异的道:
“你这次真的是搞出了大场面啊!并且还引来了北极圈那群人来做掩护,吸引明面上的敌人,这样的话,风险又至少降低了30%!”
方林岩笑了笑道:
“还行吧。”
素来都显得有些苛刻的欧米,这一次的评价却是出乎意料的高:
“说实话,比我预期当中的要好,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方林岩听了她的话笑了笑道:
“我对北极圈这厮还是有信心的,若是为他人作嫁衣裳,那么这家伙阳奉阴违不奇怪,把事儿搞砸是有可能的。”
“不过,与毘教这帮人主要打交道的是他,制定计划的是他,主导事情进展的也是他,我充其量就扮演了一个引导者的身份而已。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要多疑,他还要消极怠工,那就说不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继续等待了,三人此时也是放松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会儿,当然,先通过莫比乌斯印记弄了个临时队伍再说。
欧米这几个小时奔波了上千里,还在祭赛国里面协助山羊火中取栗,也是累坏了,靠在了旁边的凳子上面很快就发出了细均的轻微鼾声,她的头发也是微微耷了下来,遮住了小半边脸。
此时的欧米在旁边的油灯灯光照耀下,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单纯女孩,而在方林岩等人的心里面,欧米却是与极致冷静,杀伐果断,精明能干等等词语挂钩的,却往往忽略了她的真实年纪。
为了避免吵到欧米休息,山羊和方林岩就到了门外,随意的坐在了旁边的石阶上,一包花生米,再开上两瓶大乌苏,两人就开始畅快的聊起天来。
山羊率先道:
“头儿,感谢你让欧米带过来的东西,我好开心!现在传说度加2了!哎,要是秃鹫他们在,一定会羡慕死的。”
他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气氛就沉默了下来。
隔了好几秒之后,方林岩才叹息了一声道:
“你放心,我已经救活了欧米,麦斯他们也一定能回到我们身边。”
山羊点点头,
“对,一定可以的!”
方林岩很干脆的岔开了话题道:
“你们在金光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压力很大吧?”
山羊道:
“是挺大的,当时场面很乱,音王他们施展的是连环计,先拿我们这群人当诱饵,然后引诱祭赛国都当中的力量纷纷来援!”
“在这个时候,他们趁势在祭赛国的王宫那里打出了一张底牌,这张底牌几乎是与一枚战略级武器等同的,那就是在祭赛国的王宫前的护宫河中,开启了一个巨型旋涡。”
“从这巨型旋涡当中,源源不断的涌出了大量的妖兵,这些妖兵由两头乱石山碧波潭的妖将: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统帅,战斗力惊人,直接杀入了王宫当中。”
听到了山羊的话,方林岩沉吟的道:
“音王这群人应该打的是两手准备,一旦鱼妖势大,祭赛国的王宫防守空虚,他们就趁势杀进去,干掉国王做了黄金支线任务,若是王宫难攻的话,那再腾出手去攻打金光寺也行。”
“总之对于祭赛国这边的人来说,只要王宫受到猛烈攻击的消息一传开,祭赛国这边只要是略有心计的正常人都会想到四个字,那就是调虎离山!敌人故意佯攻金光寺,实际上是要诱人分兵去救,其目的还是主攻王宫。”
山羊道:
“确实是这样的!头儿,在这里我要提醒一下你,千万不要小看了王宫的防御能力。”
“最初的时候,由奔波儿灞和灞波儿奔统帅的妖兵还势如破竹,王宫的防守看似空虚,但很快的,王宫里面就先启动了一个阵法,将妖怪的实力直接压制到只有一半不到。”
“紧接着,就有好几名修道中人强势来援,他们的神通和法宝处处克制妖怪,所以音王等人就果断放弃了。”
方林岩点点头道:
“我懂你的意思,祭赛国的国力并不如女儿国,并且女儿国的国君,王族都是妖非人,还是由道门一手扶植起来的,其王宫的攻打难度肯定比祭赛国要高得多。”
“所以,我一定会小心的,见势不妙就直接撤!现在的我们,是承受不起什么风险和损失的。”
“不过,我这边还有一个优势是音王他们那边不具备的。”
山羊道:
“哦?什么优势?”
方林岩道:
“音王他们的底牌,还是在本世界能想到的常规范围内,所以会被针对性的克制,但是我的底牌,对方却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山羊点点头道:
“这倒也是。”
方林岩接着道:
“对了,对了,欧米这女人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你们拖了那么久才过来,肯定捞到了便宜吧?”
山羊一听这事儿,立即就有些眉飞色舞的道:
“还算不错!当时多亏了欧米提醒我留了一手,一见到不对我趁势就跑,所以没被陷进去。”
“等到王宫那边出事以后,围攻我们的人就立即撤了个干干净净,这时候音王他们没来,金光寺当中的人却在之前我们的突袭当中死了个七七八八,因此临时出现了真空期。”
“于是,我们两个干脆就放弃了金光塔,直接去了僧院的药师佛堂,嘿嘿,这地方守护的人手只有两个小沙弥,只有那些该死的机关比较讨厌,不过最后我们还是捞了不少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