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ptt-838 做人不要太張凡熱推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首都的香山,大冬天的,山上的小路上狗都看不见,冷风吹着说实话,就像小刀子割肉。可这三天,一群群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的老板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山上踏青。
茶素的TB药物要开论证会,已经让一群群的药厂趋之若鹜,当茶素上了C字期刊后,更是让原本心里有点忐忑的药企老板们有了强烈的欲望。
因为这几十年,华国期刊对于口碑这件事情,反正不太重视,左边吃读者,右边吃作者,反正给钱就给你出,弄的师娘好漂亮都能等上某领域的核心期刊,也是尼玛奇了怪了。
所以,很多老板,聘请了专业级别的博士不是去企业搞研发的,而是请到企业去研究国际比较著名期刊的。比如当年德国专家弄的银杏叶提取物。
然后对方都还没上市呢,国内已经出现了银杏针剂了,有没有效果不好说,可擦边球打的秒。
不过这次虽然擦边球没办法打,但这个市场大的能让一个企业吃几十年。结核药物一旦确定生产,就一定是免费发放,别小看了这个免费。
有些事情,一旦不谈钱,才是最赚钱的,比如有个专门弄疫苗的企业,老板的儿媳妇,大胸脯小蛮腰,挂着锥子脸提着驴包包开着私人直升飞机满世界浪,这玩意,患者个人不掏腰包,国家得套腰包的。
患者基数越大,企业越赚钱。
现在医疗市场上充斥着两种声音,一种是大加赞扬的,一种是满世界的叫骂。
不看好的国家很多,首先金毛就跳出来了,说华国药物不被看好,他们不说茶素医院如何,就单纯的说华国医药制造业不行。意思就是华国不行!
有论文也不行,应该把这个专利权交给金毛的企业来制造。
接着欧盟也发出了相同的言论。当然了,他们认为世界的制药中心在欧洲,这个应该交给欧洲来制造,而且还有人打出人道主义的旗帜,说华国不应该自私。
甚至这些发达国家的一些二流教授,也出来站台,他们就是无差别攻击了,不光说华国制药不行,还说茶素医院的这种药物,违反了医学伦理学,违反了药学科研。
然后一些在国外生活的所谓华国名流,不停的把二流教授和欧美国家的言论通过交流软件发回了国内。
还不停的点评,华国制药不行,华国医疗更不行,首都魔都都不行,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城市,一个在排名榜上都看不到的小医院,号称研发了TB药物,这不是滑天下大稽吗?
一时间,弄的普通老百姓一会觉得茶素医院牛逼,一会觉得茶素医院就是个江湖骗子。
老百姓的这种反应正常,因为被误导了。比如三哥哥说牛粪能治病,老百姓也就相信了。比如说某个非洲国家的卫生部的部长说,涂抹犀牛的尿液可以预防艾滋,老百姓也相信了。
这玩意难道是社会精英智商不够?不,这家伙们智商绝对是在线的,真的,有时候怕的不是智商不够,而是屁股坐的不正。
现在弄的就是老百姓们不知道该高兴呢还是该跳脚骂人,可周边的国家反应就不一样了。
可是,一些华国周边的国家,平日里和华国关系还算不错的国家,比如金大江,一改往日的小傲娇,不停的在新闻上夸赞着华国的医疗水平,赞扬着两国的传统友谊。
一边还让驻华的大师傅抓紧时间申请想要华国给捐赠一点TB新药。
东亚这个地方太古怪了,不提丸子不说棒子,就说金大江的这个国家,也就是在东亚了,要是放在欧洲那一片,就这个小破锅,估计这家伙说不定就成了老大老二的存在。
至于周边斯坦,更是接二连三的朝华国派遣观察团。特别是沙漠国借着自家老大来疗养的机会,直接把第一笔款项打给了华国,还不停的催促,赶紧给茶素医院把分红发下去,张院长的日子也不好过。
外交领导都看傻了,竟然有这么关心茶素医院的外国元首啊!
随着C期刊的新闻慢慢的热闹起来,又来了一则新闻,更是让茶素医院变的让大家目瞪口呆起来。
新花色报道:我国和沙漠国第一批天然气经过吐哈油气管道进入边疆省,这个管道将每年4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源源不断的送入我国,大大缓解了我国华东华北地区的天然气用量不足。
此次促成沙漠国天然气进入我国的部门和企事业单位有:华国外交部、工业部、经贸委、华国两桶油驻边疆西北总公司、茶素医院!
看新闻的都傻了,尼玛外交、工业、经贸委,两桶油都是正经的,这个茶素医院出现在倒卖天然气的生意了,这玩意是正经的吗?
这就热闹了,很多人好奇啊,“肺结核的药物是不是从天然气里面提炼出来的啊。”
这话还有人信,而且还信誓旦旦的给人说:“结核属于木气病,而天然气属火气,这个火气进了身体,就会让木气燃烧,然后患者就痊愈了。
其实这个方法我早就知道,我家祖先就有个方子,比茶素医院的更好使,你要给我五百块钱,我就把这个方子传授给你。”
只有两桶油的老大看着每年必须分割给茶素医院的流水,都羡慕的哭了,“这叫什么事情啊,什么都不干,对方还催着要给他们分红!我怎么就遇不上呢。”
“老总,茶素的张院来首都了。”
“来就来,管我屁事!等等,你替我预约一下,必要的招待还是要有的,我最近一个月的应酬都停下一下,先安顿茶素的张凡。”
“好的,我知道了!”穿着丝袜的长腿女秘书,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的踩着摩登步出去了。
三天,方方面面的问题,专家们和参与茶素研究的科研人员一起捋了好几遍。
第一天,总经理来了,第二天人没来,欧阳就失落了。“感觉好像不怎么重视啊!”老太太给谁都没说,就自己悄悄的心里问自己。
第三天会议要结束的时候,总经理来了,欧阳又有精神了。“最近关于茶素医院,外面讨论的很热闹啊。欧阳同志,如果说我给你们药物彻底能量产的期限,你们能完成吗?”
欧阳一听,都不问有几天,直接说道:“首长直到哪里,我们打到哪里,就算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请领导下令。”
“好,好,有你在,我也就放心了,张凡还年轻,有些事情上,你要做好把关护送的角色。
TB药物,这个事情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我们不光要做给百姓,还要做给国外的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看。”
要是张凡在,肯定会想,嘿,这老头,一天没来,都用会专业名词了。
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欧阳已经想好了,回去就算砸了家底也要完成首长的命令。
“有没有什么要求?”总经理和蔼的问着欧阳。因为专家的会议,他们插不上嘴。
“嗯!”欧阳竟然罕见的出现了迟疑,不是老太太想着要什么,说实话,对于医院现在需求的东西,她睡着说梦话都能给你说的一清二楚。
可面对首长,面对殷切期盼的首长,欧阳觉得自己现在提要求是不是有点没有当年自力更生的精神了,老太太心里还不停的嘀咕:“哎,都是让张凡给我影响的!”
“呵呵,这样,等会议结束,你们打个报告,我会让相关的同志具体负责的,不容易啊,你们真不容易啊!”老头一边说,一边看着坐在会议场中,和一群老头撕扯的脸红脖子粗的张凡。
“其实我觉得,茶素医院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了,可以让实验室转移到更方便的城市,资源利用率和人才储备更充足的地方来。”
三天的会议,前两天半的时候,大家虽然讨论的激烈,但都是秉承着让药物早点上市的心情来工作的。
等两天半的时间过去后,药物研发的大问题都被解决后预判后,问题来了,这群老家伙一改前两天的厚重长者的面目,就开始给自家的打起了小算盘。
如意穿越 小說
而且不光是一个,甚至亲自参与茶素结核药物研发的夏院士,都点着头说:“最好还是放在我们数字研究员吧。安保不用说,人员履历简单,最重要的是,我们研究所有大型预防药物的研发经验。”
这尼玛,张凡一下体会到,当初端了肃大锅碗瓢盆的感受了。
这个时候顾不得礼貌不礼貌了,再有点谦虚,估计真被人端走了。
张凡愁的,一边和一群老头吵架,一边眼睛寻找着欧阳,这玩意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干啊,自己和一群老头干的有点落下风了。
找了半天,人都是看到了,可这个老太太今天就是死活不和自己对眼神,想发信号都没办法。
哎呦,把张凡忧愁的。
谁都想放自己家里来弄,这玩意大家都清楚,先不说什么留名史册,就一个国家亲自下场,这里面都能衍生出很多科研组,甚至弄不好都能弄出一两个博士点来。
这能谦让?
“我们联合吧?”
眼见着打不过了,肃大生化教授悄悄给张凡说道。
张凡警惕的看着这个老头,深怕这个老家伙给自己挖个什么坑。
“看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你拿走我们的博士点,我都替你说话了。”
张凡根本不为所动,“一码归一码,那个事情过去!”张凡肯定不能不小心。
这帮老小子,寻思着发展自己的学校自己的医院,张凡何尝不是呢,他还指望着依托实验室发展自己的基础医学,还想着当校长呢。
老头差点没让张凡给气死,指着张凡说:“真是脸上长毛的货啊,说不认账就不认账,我算是相信你们临床院长说的话了。我也不沾你便宜。
基础医学这边我们肃大出人!”
张凡撇了撇嘴,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想着好像肃大能用的都被老陈给挖走了把。
嘴上你不说,可表情一副你还能有什么的架势,气的老头直接说道:你小子做人也别太欺负人,有你落到我手里的时候。
闹是闹不出结果的。
不是张凡的茶素强大的让一众老家伙们没办法,而是这群老家伙各自为战,弄的最后大家都是起鼓相当,就算最最卑微的茶素,都被这群老头给衬托的好像成了华国的顶流,这不就应了一句古话吗,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连卫生部的老大说话都不起作用,这个老家也没按好心,他说把研究室弄到魔都的瑞金去,谁不知道,瑞金是他起家的地方,他想的也挺美。
最后还是总经理实诚,直接一锤子定音,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不用折腾,各大高校可以依托国家实验室,共同协作研究,当然了大家要尊重年轻的主任!
最后,当会议形成文件后,挂着华国一群微生物、感染、生化顶级医学科研工作者的名字后,张凡亲手交给了总经理。
总经理看着文件上大佬的名字,看着眼前一群国家的顶级医生,声音不大但落地有音的说道:“
五千年前,我们和古埃及人一样面对洪水;
四千年前,我们和古巴比伦人一样玩青铜器;
三千年前,我们和古希腊人一样思考哲学;
两千年前,我们和罗马人一样四处征伐;
一千年前,我们和阿拉伯人一样无比富足;
现在,我们和金毛一较长短!
你们是国家核心的动力,更是民族的希望,我在这里拜托各位了。
拜托各位尽早拿出药物,让国家的百姓受益,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国家看看,我们以前屹立在东方,以后仍旧会屹立在东方!”
……
“要点什么合适呢?不能要的太多了,要的太多了以后不好见面,你说你老陈,挖人也不讲究策略,弄的我今天被肃大的老头骂了一个狗血喷头,看老头哪个架势,都有心回去要除我名字一样呢,幸亏老子当年交了学费,早早拿到了毕业证!”
高兴,说不高兴是假的,高兴的张凡在酒店房间里面都坐不下去了,拉着一群自己的左膀右臂考虑和总经理要点什么。
话是这么说,不能要多了,但另外一个意思就是也不能要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