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大明第一臣 愛下-第一百零二章 朱元璋做好了戰鬥準備看書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大家伙瞧好了,这是所有的赌具,现在一把火烧了……如果谁还敢违反军规,别怪俺姓常的不客气!”
伴随着浓烟火焰,什么骰子,骨牌,牌桌,全都化为了灰烬。
这也成为了这些人进入朱家军的第一课!
人間鬼事 墨綠青苔
随后他们就上了第二课:官兵一体!
转过天,从和州那边就送来了十天的军粮,粳米,白面,腊肉,蔬菜,应有尽有。
朱元璋和张希孟依旧留在了军营之中,他们俩也和普通士兵一样,排在队伍之中,吃一样的饭菜。
“姐夫,上位这是什么意思啊?”蓝玉不解。
常遇春倒是若有所悟,同甘共苦,上下一心,这才是成大事之人的气度。想想当初,刘聚不过是一千多土匪,竟然分出三六九等,他每天吃香的喝辣的,从来不管下面人死活。
和老朱相比,简直是龙和虫的差别。
“上位,卑职得遇明主,三生有幸,从今往后,上位让卑职干什么,卑职就干什么,总之,卑职这条命就是上位的!”
老朱见常遇春诚恳,便也说道:“你作战勇敢,是个猛士。但仅仅如此,还远远不够。治军打仗,不是好勇斗狠。要有品行,要有智谋……最最紧要,必须清楚,是为了什么而战!”
常遇春若有所思,“卑职,卑职是想跟着上位,搏一个荣华富贵。可是那天王弼跟卑职讲,他只是想多得一份口粮田,能让他娘过得舒坦。卑职这几天总在琢磨着,却还是糊涂。”
朱元璋竟然笑了,“你能想到这些,就不糊涂,荣华富贵固然谁都想要,可是在咱的手下,有几万将士,他们多数不过是想活下来罢了。是元廷不给人活路,才不得已拿起了兵器。咱们都是穷苦人啊!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不能忘了自己的根!”
朱元璋站起身,拍了拍屁股,笑道:“咱那边还有不少公务,没法子多留。你以后有什么疑问,可以去问张先生,别看他年轻,学问可大得很。最好抽空再多读几本书,从里往外,把贼匪的习气彻底改掉,先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汉子!”
老朱谆谆教导,常遇春用力点头,把这些话都记在了心里,随后常遇春就找到了张希孟,请教治军的办法。
张希孟领着常遇春参观了别的千户,跟他聊了更多。
这一圈走下来,可把常遇春看傻了。
乖乖,过去他们还真是土匪啊!
跟人家完全没法比!
他返回之后,立刻严肃军纪。
所有的士兵,从里往外,都要洗心改面。
从衣食住行,行走坐卧开始。
衣着必须整齐,站立必须端正,眼神要目视前方,端正有神,别没事乱瞄,一看就是个贼。
除此之外,还要训练兵器拳脚,骑马射箭。
每一样常遇春都亲自主抓。
到了九月上旬,常遇春的部下在全军射箭比赛当中,拿下了第一名。
随后在摔跤比赛之中,常遇春碰上了胡大海。
等这俩人一上台,大家伙都笑了,一样的黑,一样高大,简直跟哼哈二将似的。
胡大海还有点瞧不起常遇春,以为他不过是刘聚手下的喽啰,咱可是比刘聚还老资格的贼头。
结果一上来,胡大海就被常遇春给掀翻了。
老胡不干了,立刻反击,第二轮胡大海艰难获胜。
等到了第三轮,常遇春冲他突然呲牙一笑,“俺这一局可不让你了!”
胡大海气得翻白眼,你就狂吧,谁用得着你让!
两个人扭在一起,就跟两头公牛似的,斗得酣畅淋漓,难解难分。
到了最后关头,常遇春技高一筹,撂倒了胡大海,赢下了冠军。
老朱看着手下的猛将强兵,也心中欢喜。直接牵过来一匹黑灿灿的神驹,这匹马是知院老张的,他现在还劳动改造呢,自然是用不着了。
“常遇春,赏你了!”
常遇春一看这匹马,简直笑成了一朵花,好马如好车,骑马如开车,试问哪个男人能不爱?
常遇春飞身上马,骑着黑马,在校场痛快跑了一圈。
把胡大海气炸了肺,你等着,下次比武,俺要让你好看!
老胡虽然没得到马匹,但是作为亚军,也拿到了一身铠甲,这身铠甲也颇有来历,竟然是从彻里不花身上扒下来的。
胡大海穿着十分合适,更显威严煞气。
除了轰轰烈烈的军中比武之外,还有一项安排,那就是让士兵协助百姓秋收,帮助秋粮脱粒归仓。
每个千户都划定了区域。
面对这个安排,士兵也没有多少排斥,相反,大家伙高兴还来不及。
道理很简单,这些田地,有的就是士兵家的!
看着稻麦飘香,士兵们喜出望外。
大家伙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改变。
跟着上位,不光自己过得好,家里人也过得好。
过去都说好男不当兵,可现在多少好男争抢着当兵……谁家能有从军的,家人都格外光荣。
家里头口粮田多不说,还有人帮忙劳作,另外还能拿到补贴,优先修建粮仓……简直想得太周到了。
滁州百姓几乎都认同了参军光荣。
至于和州这边,虽然还没有经历收获,但是分田早就开始了,有滁州做榜样,大家伙心里都有底儿了。
尤其是士兵从滁州劳作回来,就跟家里人讲,滁州老百姓,家家户户都有粮囤,家家存粮,都能吃饱肚子……
这些消息对于老百姓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要知道和州位置还要胜过滁州,粮食产量也大。今年分田晚了,只够种冬小麦的。不过只要和州不失,还是在朱将军的治下,到了明年夏天,大家伙就再也不用挨饿了,到了秋天,咱们也能有存粮了。
朱元璋三个字,深深刻在了几十万百姓的心头。
而另一面,李善长和张希孟也各自完成了清算。
“上位,滁州秋粮入库七十八万石,比预估的多了十八万石!”
“哦!这么多?没有横征暴敛吗?”老朱问道。
李善长连忙道:“绝对没有,这里面有百姓主动多交的,还有十万石是军屯的,毕竟军屯缴纳的数额更高。”
老朱在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脸上露出了不可抑制的喜悦。
“对了,张先生,你这边的粮食银行弄得怎么样了?”
张希孟笑道:“也收了一些存粮,不多,能够一百二十万石吧!”
他说得轻飘飘的,李善长却是闷哼了一声,你丫的非要压我一头是吧?
“不过主公也清楚,我这边只能借,可不能随随便便给主公,而且还要留许多应付百姓支取。能帮上主公的,远不如李先生那边多。”
李善长总算找回了一点面子,可接下来张希孟的话让他吐血了。
“主公,银行这边倒是投资了几个炼铁作坊,还有滁州的铁匠铺。目前炼了好铁三十万斤,已经打造了三千副铠甲,还有一批刀剑。咱们能自己造武器了。”
张希孟说到这里,笑容也抑制不住了。
他千辛万苦搞粮食银行干什么,不还是为了集中财力物力,好能发挥出更大的效果吗!
投资炼铁作坊就是第一步,他把原来滁州的冶铁业都整合起来。
缺土地给土地,缺铁料帮着买铁料,却工匠帮着招募工匠……反正我手里有粮食,在这个时候,粮食就是最好的硬通货。
闹婚之宠妻如命 小说
哪怕事元军治下,只要给的价钱够高,就不愁拿不到铁料。
那帮色目商人,只要钱给够了,他们能把大都的龙椅搬过来!
张希孟还筹划着建立火药厂,弄造船厂。
他倒是不急着攀科技树,但是总要把现有的技术水平发挥出来。
面对张希孟的这些操作,李善长也是无话可说,无言以对,无可奈何……老朱倒是看得开,张希孟和李善长,虽然有高下之分,但也不能奢望个个都是张希孟啊!李善长这种人还是有用的,而且很有用!
“元鞑子就要来了,是生是死,成龙成虫,就看这一战了!两位先生,咱们可要同心协力啊!”
张希孟和李善长不约而同,深深一躬,“敢不效死!”
时间到了九月下旬,事情犹如老拜登转拳头,大的要来了!
丞相脱脱向元朝皇帝请旨,征讨红巾贼。
元朝皇帝诏脱脱以太师、中书右丞相,总制诸王各路兵马,领兵大小官将,出征高邮。
随即四十万元军,浩浩荡荡,从大都沿着运河南下,诈称百万大军,声势浩大,前所未有,直扑高邮。
对于此事,朱元璋这边早就有了预案,可是相应的,张士诚却是手忙脚乱,慌了阵脚。
百万大军,就算打折扣,来个三五十万,一人一口吐沫,也能把他淹死啊!
到底要怎么办?
能不能投降?
吞噬 星空 69
只要元兵答应不打高邮,他就向元廷称臣?
不愧是私盐贩子出身,算盘打得响,生意做得精。
就连张士诚手下的文臣武将,也都忧心忡忡,觉得只要元廷能接受,也是可以的。
但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赫然站了出来,愤然说道:“诚王殿下,人人皆可投降,唯独诚王,若是投降元廷,纵然元廷不加害殿下,也不过是车一驾,随从两人,大丈夫生于天地间,不战而降,如何算得了英雄?”
张士诚悚然一惊,看着这个年轻人,眼神渐渐炽热起来。
别人都是混球,唯独他是为自己着想。
“罗参军,你说要和元军拼?”
八月九日 我將被你吞噬
罗贯中咬了咬牙,“没错,脱脱号称百万大军,倾国而来,他一定要拿高邮作法,岂能允许我们轻易投降?唯有拼命一搏,才有一线生机!”
张士诚深以为然,更加信任罗贯中。
“话虽如此,可咱们兵少粮乏,怎么跟元廷百万大军抗衡?”张士诚为难道。
罗贯中沉吟半晌,把心一横,“殿下,臣听说了,滁州粮食丰收,朱元璋手里有粮!能不能和朱元璋联手,共同抗击元军?”
“这个……前些时候可是去过了,他不愿意啊!”
罗贯中立刻道:“那一次小瞧了朱元璋的实力,这一次把他当成盟友,朱元璋未必会拒绝!这也是孙刘联合,共同抗曹啊!”
张士诚思忖再三,迟疑道:“罗参军,我现在害怕朱元璋投靠元廷,万一他跟元廷联手,我们岂不是腹背受敌?”
妖娆玫瑰 小说
罗贯中立刻摇头,“殿下,臣听闻朱元璋手下时常演一出戏,叫《沐家祠堂》,这出戏说的就是掀翻给元廷做走狗的世家,灭亡元廷……此人志向如此,又怎么会投降元廷?”
张士诚深吸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那好,罗参军,你带着三千两黄金,替我拜见朱元璋,商议联手的事情!”
罗贯中鼓足勇气道:“臣遵旨!定不辱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