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線上看-1372.風雨欲來閲讀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1372、风雨欲来
魔气蜂拥,这事又怎么能瞒得住?
唯一好的一点,就是拍卖会的开启,导致了整块大陆上哪些大型宗门势力们一个个都有代言人在场,这些人大都位高权重,传递信息的能力自然要高等许多。
这群人倒不是不想封禁这都然而出的魔气,而是他们发现根本无力为之。
就好似一个长久封闭的阀门被打开了一般,喷涌而出的魔气已经超出了他们封禁的能力范围之内,那么接下来的短兵相接也成为了必然。
他们同时又十分庆幸,有了这么一个拍卖会将他们这些高层纠结在一起,不至于被魔界打一个措手不及,而青云城的存在,就是一个最大的堡垒,也将是绝佳的前线指挥部和后勤中心。
到了这个时候,这群高层也不小气了,明知大战在前,藏着掖着也没有任何道理,一个个一返回青云城,立马就开始集合,开始了对青云城内阵法的进一步改造。
大陆的其他地区,一个个修士也都开始集合,朝着此间飞速而来。
这可是面对一个魔界,那么对方不过是灵界百族之一,也由不得人族和妖族慎重以对,他们很清楚,这已然是你死我活之路,没有第二条路可言。
一旦他们战败,无论是人族也好,妖族也罢,都将彻底失去他们真正的领土,沦为流浪者,到了那时,诺大的灵界之中,也只能沦为其他族群的依附。
为此,他们拿出十二分的力气也不为过,以往所有的仇恨,在这一刻也必须彻底放下,一致对外。
刘浩看着他们的做法,也不得不感叹一声,这群人绝对不是第一次面对了,就好似本身就有着一个强力的组织一般,虽十分紧迫,但也同样有条不紊。
不过一日功夫,整个大陆的东部地区,就已然将所有势力集结,选取出了区域的负责人,调兵遣将,层次分明的布置在天空之上;
各色千奇百怪、类似于‘战船’的宝物横空而起,其上雷霆密布,就好似炮管已经延伸,炮弹上膛,随时都可以给即将到来的魔族一个狠狠的回击。
看到这里,刘浩也微微点头,难怪这一次魔族入侵,并没有给脚下大陆带去太多伤害,到了未来,甚至于还可以反攻对方,韩立踏入魔界寻找机缘,何尝不是一种很好的反击?
由此也可以看出,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其高层的默契绝不会少到哪去,今日哪怕没有魔族入侵,人家依旧在防备着其他族群,随时都准备着战斗。
刘浩甚至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无论人族还是妖族,似乎都对即将到来的这场大战十分期待。
也该是他们将自身实力彻底展示出来的时候了,只要战胜了魔族,也势必可以极大的给其他觊觎的族群好好的震慑一番,达到一个更长久的和平时日。
实际上人族和妖族的动作也同样给那些前来围观的族群修士们吓了一跳,换做他们,似乎也只能做到这样了,甚至于很多族群拿此做了比较,心里头也不得不承认单论反应速度而言,当真差了不少。
作为一个真正的旁观者,刘浩是最为清楚的存在,魔界任何情报可以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过刘浩的神识。
他很清楚,倘若真要一方倒下才结束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人族和妖族一方输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是单纯战斗力总和的对比,此外还有着一个因素,那就是任何一个魔界的修士都是从漫长的厮杀之中成长起来的,他们好战,且经验吩咐,更不怕死。
可哪怕这两个巨大优势在魔界一方,却不代表他们能够将所有的战斗力真正发挥出来。
魔界魔族在觊觎人族和妖族地盘之时,同样也有着其他族群在觊觎他们的领地。
换言之,他们同样需要将一部分战斗力留在自家地盘,时刻的防备着可能的敌人到来。
削去这部分战斗力,其总和也和人族妖族一方五五分了。
也是因此,注定了这场大战一开启,一定是异常残酷的,谁都不敢将战线拉长,将时间一直延续。
就和程咬金的三板斧一样,这三板斧之中,注定了血肉翻飞,但三板斧过后,哪怕余力依旧不少,也绝对不敢和一开始那样豁出去。
这一点,无论是魔族还是人族和妖族都非常的清楚。
否则何至于人族和妖族一方,一发现之后,就急急乎乎的召集人员?这个时候他们哪怕想要将私心放大,也清楚一点如此,很可能将会造成整个战局的糜烂,都不敢轻易的留手。
就好似青云门的太上老祖一般,在刘浩将下品后天灵宝等级的阵法旗帜赐下之时,对方唯一的想法就是能隐藏多久,就隐藏多久。
可现在呢?他还不是悄然出现在青云城之中,他心里头什么一个想法,刘浩甚至根本无需思考就能够知晓。
而他做出这一个决定之时,青云门那些老不死的太上长老们哪个也没有出口阻止,连带着前后两任掌门也都默认,这何尝不是一种精神所在?
苦难,更容易令人团结,也更容易将内心精气神激发。
在凡人修仙世界灵界之内,人族和妖族的日子当真只能算是中下层,或许和以往相比已经好了不少,但也仅此而已;
出了这块大陆,被其他族群看不起才是常态,也是因此,他们对脚下这块大陆的珍惜程度更高,彷佛他们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家乡一般,是绝不允许其他族群占领去的。
“也罢,给予你们一点背书也好!”
刘浩口中呢喃,何尝不是因为自己也被他们这种做法给感染了?
他自然不可能出面,但既然做了决定,却可以让李固走上一遭。
也无需真正露面,在这群人族和妖族真正高层开会之时,传递一个声音即可,展示李固一点气息就足以。
有时候就是这样,心中有把握和没有把握之时,二者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李固的传音和气息的展示,就好比给人族和妖族联盟赐予了一颗真正的核弹一般,他们知道了自己也是有靠山的,知道了倘若占据糜烂了,也是有着自家长辈出来收拾局面的。
此时的他们,自信可想而知,内心里原本的那股若有若无的忧愁此时瞬息之间就消失干净,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高层的心态,中下层不可能知晓,也不可能告诉他们缘由,但这种心态也同样在无时无刻的影响着他们,让他们察觉出自家族群也是有底牌的,那魔族入侵也没什么可恐惧的。
他们心态的转变,也一定程度上引起了其他族群的猜测,从拍卖会的引申,他们很快就发现了真正的缘由在哪。
灵界百族,和仙阶百族同样有着一个默契,那就是仙阶仙人,不得真正出手干涉灵界战事。
以往的无数岁月里,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一旦开启战争,自然也百无禁忌。
否则谁都不是傻瓜,修士的等级每提升一个阶位,所能带来的威力可是几何式倍增的。
打一个比方来说,倘若仙阶一个中等修为的仙人下界,几乎就可以横扫一个族群,一旦他们参与到灵界百族大战,结果可想而知。
也是因此,才有了仙阶百族的默契,但也仅仅是强调了不可直接出手。
‘仙器’的拍卖自然不在这个行列之内。到现在为止,其他族群甚至根本不知道暗地帮忙的到底是人族还是妖族的前辈,他们自然也不可能去寻找麻烦,甚至于连带告发仙界都难以做到。
故而,他们也只能默认,只能认为这是仙界哪一个仙人正好下界了,发现了魔族的动作,给人族和妖族即将到来的战争加一道保险而已。
他们也同样能够理解,换做是他们族群的仙人下界,也多半会这么做,无非是多寡的问题而已。
再说了,直到此时,人家还不是没有一点露面的心思?
异能田园生活 画媚儿
已经在告诉所有的族群,人家早就发现了魔界动作,依旧没有任何阻止,这就是态度,再给人家添麻烦,真当人家仙人是吃素的吗?
这些猜测一出现,其他本有着一丝跃跃欲试,打算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族群也都开始偃旗息鼓,无他,风险太大了,得不偿失耳。
说句难听一点的,一旦他们族群有所动作,或许明面上这个下界的仙人不会做些什么,可暗地里寻找一点麻烦还不容易吗?
比如悄无声息的杀掉你隐藏禁地之内的高手,你还能察觉不成?
又比如唆使其他族群私下里给你族群找一点麻烦还不是轻而易举?
作为高层,这些道道他们太清楚不过,就是明白了这些,他们也知道这一次没有任何机会了。
最多不过心里头唾骂一句,骂人家都是仙人了还以大欺小,做都做了,难道自己仙界的前辈会为了区区几个死人和对方死磕不成?就是他们做主,也不会如此,更别提更高等级的前辈了。
青云城,风雨欲来,蜂拥而至的修士一批接着一批,每一批次到来的修士,都能得到很好的安排,各种事项也都能够快速的传递各方,就好似一个螺丝落到了实处。
这一点,就是刘浩看了也不得不称赞一句。
此时的他,却是将眼光看向韩立,这个一直藏着掖着的家伙,此时也难得的放出了一些好东西,也是因此,几乎肉眼可见的可以看到韩立在诸多修士之中地位的提升,为他即将到来的‘人前显圣’打开了真正的通道。
本就是‘风麟’,稍微遇到青云,就可以随风而起,这才是真正的韩立也。
“刘邦、张良、焰灵姬,你三人也去青云城吧,正好魔族入侵,也去历炼一番!”
“是!帝君!”
三个家伙早就已经跃跃欲试,得了刘浩的命令,更是雀跃不已,他们倒也没有单打独斗之意,早在此前,他们就已经和青云门的诸多长老私聊,就等着此时。
让他们除去历炼,刘浩自然也不会小气,焰灵姬有了业火手镯宝贝,自然也不会让刘邦和张良二人空手,但也都卡在准仙器身旁,利于炼化,契合他们自身的宝物,能发挥多少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比如刘邦,‘赤霄剑’没了机缘,联指一个相仿佛的对刘浩而言不过是随手的事情,这件仿制品到了刘邦手中,也确实得到对方的欢喜。
又比如给张良的一道棋盘,几乎对方一入手就能够施展了个五五六六,说是随手,何尝不是刘浩思考许久之后的答案?
他不担心这场大战会给刘邦三人造成什么生命威胁,要知道他可就在附近,哪怕生死时刻,对他而言也能拉回,甚至于刘浩还想着三个家伙受到一些重创反而是一种好事。
也必须让对方知道修真界可不是开玩笑的,其残酷性甚至远远超过了人间战事。
而只要在这种大战之中游走一遭,在未来某一个世界之中,刘浩将他们仍入人间夺取皇帝宝座之时,遇到任何状况,多半也能淡然处之,这才是刘浩想要看到的。
得了刘浩的允许,三人直接飞向青云门主峰,而后和几个青云门长老集合,再次飞向青云城。
这番动作,在青云门高层眼中,却是进一步支持的意味,也是对他们青云门最大的认可。
作为青云门的掌门,静松此时的心情绝对是美丽的,因为刘邦在到来之时,告诉他一个消息:
那就是这一战过后,可以给青云门几个名额,几个进入刘浩紫微宫图书馆参悟最契合自身功法的名额。
具体几个,刘浩也没有给出答案,但在静松看来,哪怕最后只有一员,未来在刘浩那得到的功法,也必将是一份了不得的传承,也必将是青云门底蕴的最大增强,甚至于很可能会成为青云门未来最顶级的功法。
欢喜之余,静松也在担忧,倒不是其他,而是即想着将‘几个’名额作用最大化,又担心会因此惹得刘浩不满,以为青云门不知好歹,反而会损失更大。